雅伟-独一真神 网站:宣扬雅伟独一圣名,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欢迎访问“雅伟-独一真神”网站,希望透过它你可以认识《圣经》所启示的独一真神(YHWH)雅伟!

雅伟-独一真神网站

分享交流 诗歌专栏 福音视频 圣经人物 婚姻家庭 资料下载 书籍购买
圣经查看 文学生活 逆流月刊 诗歌音乐 问答中心 图片壁纸 独一真神

热门搜索:传福音 神的名字 ?
犹大书

犹大书第7讲 - 该隐的道路

|发布日期:2015-05-07 |
分享
加入收藏关注:

犹大书第7讲 - 该隐的道路 
(犹11节)

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查考犹大书。犹大书说的是,在末世会有一场非常激烈的属灵争战,它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我们也看到,在这场争战中,有不少基督徒会被打败,结果就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属灵生命。所以,这是一场非常重要、非常严峻的属灵争战。我们也看到,这是一场意识形态之战。犹大写信给门徒,要他们竭力抵抗错误的意识形态。今天,我们会继续深入认识这场属灵争战的具体内容。

谈到意识形态,我们不仅是指观念或理论,当然也有理论的部分,但是,这些理论或者观念并不是不着边际的东西。那么,它们是在什么地方呢?是在人的里面,在人的思想里面。而人的思想当然是从生活、言行中表达出来的。所以重点就是,这个争战是在人当中进行的。这也是犹大书跟我们讲的。即是说,这场属灵争战胜败的关键在哪里呢?就在乎你能否辨认出这一群人来。

这情况就好比在公安局辨认犯人一样,你走进一个玻璃房间,就会看见有一群人,我也不清楚有多少人,可能是六个,可能是八个。你必须辨认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一点都不容易辩认。能够辨认出这些人是非常重要的,道理很简单,如果你能够将他们辨认出来,就可以提防他们。但是,如果你不能够辨认他们,便不懂得怎样去提防他们了,甚至你会当他们为你的同类,非常应同他们的所作所为。结果怎么样呢?这会使你非常混淆,因为你看见基督徒有很多版本,这类基督徒也有,那类基督徒也有。有很多类型的基督徒,这个也自称是基督徒,那个也自称基督徒,原来基督徒也有这么多种类。那么,我要选择哪一种适合我,好像穿衣服一样,又好像手机一样,你喜欢经常换颜色,黄色也可以,红色也可以,绿色也可以。

所以,如果不能分辨,你会非常混淆,你会发现有很多版本。但是,不是每个版本都是圣经所接受的,你必须明白这一点。从这个角度来看,犹大书是一个辨认真正基督徒的手册。当然这不是我说的,你读一读犹大书就会看到了,他就在是向我们描绘某一种人。犹大书第4节说:“因为有些人偷着进来”,当然是进入教会,进入基督教的圈子。跟着,犹大继续描写这种人是怎么样的,他教导我们去辨认,所以一个常常出现的词就是“这些人”。例如第8节,这些人是做梦的人,污秽身体的人。第10节,这些人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第12节,这样的人就是礁石,是暗礁。如果船撞到了礁石,就会船毁人亡。第14节又说,在旧约时,以诺曾经预言到这些人后来的结局会如何。还有第16节,这些人有很多怨言。第19节,这些人是结党的,属血气的。

从头到尾,犹大就是想介绍清楚这些人是怎么样的人。他从不同的角度来描绘他们,好让我们能够认清楚这群混进教会的假信徒、假教师。但是,要辨认出这群人,一点也不容易。

如果我问你:到底哪些是假信徒、坏信徒?很多时候我们的观念就是,那些很冷淡的,不常去教会的,生活见证很坏的,便是坏信徒了。不是的,犹大不是说这种,第4节说:他们偷着进来。他们是偷偷进入教会的。你说的那种信徒连教会都不去,他们又怎能迷惑人呢?犹大不是说这种基督徒,他们的生活跟基督徒越来越远,他们并不是偷偷进来,而是偷偷溜走。不要把偷进来的和偷偷出去的混淆了。那种偷着走开的并不构成威胁,他们对你的信仰一点都不构成威胁。他们影响的是自己的信仰,对你一点影响也没有。

能够对你构成威胁的人,是那些偷偷进来的基督徒,是很热心的基督徒。他不是在教会外面的,不是糊里糊涂的基督徒,那些是不热心的基督徒。这些偷偷进来的是非常热心的基督徒。请不要弄错。

所以,你现在就能够明白为什么我说,要辨认他们一点也不容易。当然,在这里我要提出一点:犹大在这里教导我们如何去辨认人,不要掉进他们的迷惑和影响中,要自保,但我们不要停留在这里,另一点也非常重要,就是在结尾的时候,第23节说:

“有些人你们要从火中抢出来,搭救他们;有些人你们要存惧怕的心怜悯他们,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

这里说,我们不只是自保。当然,我们首先要自保,如果我们自己都应付不过来,怎能救人呢?有很多人是非常热心救人的,但是却不能够自保,所以,他们跟那些人一同掉进漩涡之中。所以,一方面我们自己要站立得稳;然后,我们还要去救别人,我们还要去抢救他们。在这里,犹大用了一个很迫切的形容词:有些人我们要从火中抢救他们。你能够想象那种迫切性和严重性吗?这就好比一栋楼房着火了,火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就夺去人的生命,比如说,人可以因浓烟而窒息。所以消防车连红灯都不停,为什么呢?因为十万火急,要救人。救人如救火,情况很紧急,犹大描绘出了这种紧迫性。所以,我们要分辨,要看清楚,那些人的景况是非常危险的。这个火是地狱的火,已经在他们身上燃烧起来了。

我们希望靠着主的恩典,能够从火中抢救出某些人来,以致他们不会被地狱的火完全吞灭。但是,你要看得见才行。如果你看不见,你怎能抢救他们呢?比如说,那个人在拼命喊“救命啊,救命啊”,你还以为他在跟你打招呼,于是你便跟他打招呼,你根本看不见他的景况。正如救生员一样,有人在游泳池溺水了,他却以为那人在戏水,最后那人淹死了。你必须能够分辨他的景况,能够看出他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景况。

第4节说的那种人,他们不是真的基督徒,却以为自己是真的。他们正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他们身上已经着火了,你要想办法救他们出来,扑灭他们身上的火。所以你必须抢救你周围的人,这是很重要的。你认识很多基督徒,但你必须能够分辨他们是一个怎么样的景况,不但是自保,而且你也要怜悯他们,希望能够抢救他们,以致他们不会走上一条灭亡的道路。这便是犹大写这封书信的心意。

明白了辨认假信徒的原因及其重要性之后,我们现在也要谈一谈,到底我们应当如何辨认人?这群人是怎样的人呢?犹大一开始的时候已经说过,这群人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而且还否认神、否认耶稣基督的主权。可能你以为这很简单,只要跑去问他们就行了——“你有没有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呢?你有没有放纵情欲呢?你有没有不认神、不认耶稣的主权呢?”很明显,没有人会承认的。你问任何一个基督徒,他都会回答你说:“我没有,我当然不会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我绝对不会放纵情欲。”没有人会承认他是放纵情欲的。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是放纵情欲的,请你带他来见我,我觉得他很坦白,很可爱。当然,没有人会承认他将基督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

他们不但不会承认,也不会以为自己是这样做的。他不承认,不要以为他是在故意欺骗你,他暗地里这样做,但当你问他时,他却故意向你隐瞒。不是的,他们根本不觉得自己是这样做的,这就是困难的所在了。你从来不会遇到一个基督徒会认为自己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没有人会这样看自己的,如果他真的这样看自己,他为什么还要去教会呢?没有人会这样看自己的。他非常真心地告诉你:“对不起,弟兄,你误会了我,你不明白我,所以你这样批评我,你是胡乱指责我。”当你这样说时,可能他会很伤心,因为你误会了他。有时候他会非常愤怒,认为你胡乱指责他。

你明白问题的所在吗?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他并不是欺骗你,他非常真心地认为自己不是这样的,你必须明白这一点。那么,我们怎样辨认呢?他又不肯承认,那么,有什么最好的方法能够使他们承认呢?有什么方法去辨认呢?他又不承认,我们应该怎么办呢?试想一想公安局是怎样辨认人的。通常公安局寻找色魔,寻找抢劫的歹徒时,他们是怎样辨认人的呢?你怎样知道谁是色魔呢?根本看不出来。如果你问他,他更加不会承认。公安局是怎样辨认人呢?他们是使用拼图的方法:他是短头发的,有胡子的,脸是长的,或者是圆的。拼出来的图片就能够帮助你辨认那个人。当你看见他的图像,便知道哪一个是歹徒了。

犹大也给了我们一幅拼图。在第11节,他给了我们三幅拼图。如果你看了这些也不能辨认的话,那么,犹大也不知道如何帮助你了。第11节说:

“他们有祸了,因为走了该隐的道路;又为利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并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

犹大一口气给了我们三幅图画:该隐,巴兰,可拉。容易辨认了吧?如果单看“把神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你就不明白“放纵情欲的机会”是什么意思。是去卡拉OK吗?你不知道具体是指什么。所以犹大给了我们三幅图画,三个样板。

你要记住这三个人:该隐,巴兰,可拉。在末世时,那些偷偷进入教会的人是怎样的人呢?他们三个人也是认识神的,跟神有关系的,并非跟神毫无关系的人。犹大之所以用这三个样板,是因为在末世偷偷进入教会的人,就是该隐、巴兰、可拉这三种人。

今天,我们只能够有时间看第一个人物:该隐。这是第一幅图画。这些假基督徒的问题就是,他们走了该隐的道路。该隐的道路是什么道路呢?该隐是怎样把神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机会的呢?该隐是怎样不认神的主权的呢?让我们一步一步来看吧。

首先,谁是该隐呢?该隐是世界上第一个胎生的人。我们可以翻到创世记第4章,如果当时的传媒有今天这么发达,就会在夏娃的产房等候他的诞生了。你知道,亚当和夏娃都是神造的,他们不是胎生的。而亚当和夏娃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就是该隐,他是非常金贵的。我们读创世记4章1-8节: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便说:雅伟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有一日,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雅伟;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雅伟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雅伟对该隐说:你为甚麽发怒呢?为甚麽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该隐与他弟兄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

这是一个故事,也是犹大想要我们记住的一幅图画。他把拼图放在我们眼前,告诉我们,这种人就像该隐一样。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怎样把神的恩典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呢?他又如何不认神的主权呢?从创世记中我们看到,他非常认识神的主权,他知道是神赐下阳光雨水,他才能够有收成。有了收成,他便感谢神,将供物献上。献祭代表敬拜和感谢神。他完全不像一个不认识神主权的人。那些不信主的人,当他们从神那里得到很多东西后,他们不感恩,不敬拜神。该隐并没有不认神,也没有对神不感恩。

所以我告诉你,你要小心思想,才能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很多事情并不能看表面,这就是问题的所在。该隐这个例子是发人深省的,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因为这是世界上第一宗谋杀案,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宗谋杀案。所以我说这是发人深省的一个事例,犯罪学专家应该研究一下,帮助我们明白人类犯罪的历史。问题就是,该隐为什么要杀人呢?是情杀吗?不是,他又不是为了争夺女朋友。为了争夺财产?也不是。亚当很可怜,没有多少家产。为了争权?他已经是长子了,根本不用争。所以,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杀人呢?每当发生了谋杀案时,人们就会思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这里是因宗教而引起的谋杀。所以我告诉你,这是一个非常发人深省的事例。圣经记载的第一件谋杀案,竟然不是情杀,不是谋财害命,乃是因为宗教而杀人。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宗教应该是很好的,导人向善,大家和睦相处,相亲相爱。但是,这里是宗教使人杀人,整个杀人的过程记载得非常清楚。可能你说,这是因为嫉妒。对,但不是因为争女人而嫉妒,不是因为争钱而嫉妒,乃是因为宗教而嫉妒。所以,当我自己读这段记载的时候,我也感到非常害怕。为了争钱,我们也可以理解;但竟然是为了宗教的缘故而杀人,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犹大要告诉我们的是,在末世时,那些混进教会的人绝不是善男信女,他们都是非常可怕的人物,就如该隐一样。黑社会不算可怕,那些只有敬虔外貌却没有敬虔生命的人,比任何人更可怕,他们可以为了宗教原因而互相杀戮,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该隐的道路是什么样的呢?该隐到底做了什么事呢?当然,该隐杀了人,但这一段的重点不是谋杀。他杀了弟弟亚伯,圣经只用一句话就交代过去了,而在此之前,圣经却用了很长的篇幅描写什么呢?我们要留心看圣经把重点放在哪里。该隐到底做了什么呢?圣经告诉我们,他献祭给神。献祭给神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当然是好事,但一件好事为什么会演变成杀人呢?

要知道,那时候是没有律法的,这一切献祭都是自发的,圣经并没有要求他们这样做。现在就不同了,比如说,圣经要求我们有什一奉献,教会就会将奉献箱放在最明显的位置上,惟恐你看不见,惟恐你忘记了。有的教会就传奉献袋,这样你就没有借口忘记奉献了。但在那个时候,什么明文律法都没有,没有人要求该隐奉献,是他自发地献祭给神。为什么该隐想献祭给神呢?在我们眼中,该隐明明是一个很坏的人,但是,在没有要求的情况下,他竟然会献祭给神。而且在他弟弟还没有献祭之前,他已经主动献祭给神了。是该隐先献祭给神的,所以,他并不是模仿他人。有时候,我们在教会里会有群众的压力,当你看见你身边的人把五块钱放在奉献箱里时,你也会迫不得已地将两块钱放进奉献箱。但该隐那个时候是没有这种压力的,是他首先献祭给神的,所以我们看见他的主动,他是真心真意地要奉献给神。

很多基督徒也热心地服侍神,很愿意牺牲自己。因为当你奉献了,你便牺牲自己了。这种奉献跟今天拜偶像的人是不一样的,拜偶像的人把烧肉放在偶像面前,跪拜完了之后,他们就将烧肉拿来自己吃了。当该隐献祭时,他是把供物烧了,不能再拿回来了。所以,他非常愿意为了神而牺牲这一切。今天,很多基督徒也很热心地服侍,没有人强迫他,他也不是模仿别人,是自发、主动地献上他的时间、精力,什么也不计较,很愿意牺牲自己去服侍神。但是,你如何知道他是该隐、还是亚伯呢?问题就是在这里了。该隐也献祭,亚伯也献祭,大家同样卖力,大家同样是为了神,你如何知道哪一个是好的,哪一个是坏的呢?是否要等到该隐杀了亚伯后,你才知道呢?到了那个时候,会不会已经太迟了呢?那个时候你才知道谁是该隐!但亚伯已经死了!到了那个时候,已经太迟了。

当一个人献祭时,你如何才能知道他是该隐、还是亚伯呢?当他们都是这么尽心尽意去服侍时,你如何分辨呢?还有一个令我们难以理解的就是,为什么一个人那么愿意牺牲,愿意牺牲自己的五谷蔬菜献给神,但另一方面,他又会发怒,又会杀人,真的很难理解。

我在前一段时间讲解过一个系列信息,是关于宗教的。宗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东西,因为它会导致我们杀人。创世记第4章一开始,我们便看见宗教是一样非常恐怖的东西,因为它会伤害人,甚至会导致杀人。

该隐的道路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呢?这是一条宗教的道路。到底你走的道路是不是该隐的道路呢?宗教当然要很热心、很虔诚,如果你不热心、不虔诚,你又怎能算是信教的人呢?这就是犹大书所说的。

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跟宗教人士,两者之间的分别在哪里呢?分别只在于一点,就是自我。没错,一个宗教人士确实很热心地献祭给神,付出金钱、时间、精力,什么都付出。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你要看看他所做的一切是否出于他的自我。有些人很渴望在教会服侍,但若你不让他参与,他便会想:“其他人可以服侍神,为什么我不可以呢?”他马上会变了脸色,向你发怒。请留意创世记第4章这里说:当雅伟神看不中该隐的供物时,该隐便大大发怒,变了脸色。本来是满脸笑容的,但现在脸色沉了下来,开始对神表示不满了。

让我们再进一步发问:他献祭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神的荣耀吗?是为了讨神的喜悦,还是为了自己呢?如果他是为了讨神的喜悦,神不要他时,为什么他会反应这么强烈呢?很明显,他献祭是为了自己,为了自我。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对方,比如说,你回家后,你的仆人为你预备了一杯饮料,但这杯饮料却不合你的口味,你的仆人会怎样反应呢?他会跟你道歉说:“主人,对不起!对不起!”他会回去自我检讨一下。他这种态度是正确的,因为他真的看你是主人来服侍你。当他知道自己做得不好时,主人不喜欢、不接纳,他便抱一个正确的态度,回去检讨自己,好在下一次做得更好。

但是,该隐的态度不是这样,他不但没有检讨自己,反而这样想:“为什么你不接纳我的东西呢?你把我当成什么来看待呢?你瞧不起我!”他的献祭是为了自己,当他不被接纳的时候,他的自我就受到了伤害,自尊心大大地受损,他的脸色也就变了。借着这件事情,他真正的动机就显露出来了。

不错,该隐很热心地服侍;不错,他很想把一切都摆上,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当他得不到他想得到的效果时,他一下就变脸了。所以,不是在乎他的服侍有多热心,也不在乎他不计较钱财、时间(甚至他服侍到凌晨两、三点钟也不休息),这些东西都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他的心是为了什么去服侍,是否真的为了神的荣耀呢?如果真的是为了神的荣耀、神的喜悦,那么,为什么他会发怒呢?当神不高兴他时,他不应该发怒,他应该检讨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下一次做得好一点。

你明白吗?是他态度上出现了问题。所以我告诉你,他的问题就是他的自我。他尽心尽意来服侍,其实是为了自己,为了自我的满足。结果,当他得不到他想得到的满足时,就变得非常不高兴了。他得不到称赞,所以他非常不高兴。你明白吗?这是因为他服侍是为了自己,所以才有这种态度。

他并不是想——“如果我做得不好,那么我怎样才能做得好呢?我应该更加努力。有什么地方是我应该检讨、应该改善的呢?为什么神不拣选我的供物呢?必定是有些地方出了问题。有什么地方我可以改善呢?”这种态度就完全不同了。如果他只是关心服侍他人,他的自我绝对不会感觉受到了伤害。你必须思想这一点,不要欺骗自己,当你被拒绝的时候,你的自我有没有感觉受到了伤害呢?如果有的话,那么你就不是在服侍神,而是在服侍你自己。可能在教会里,即使你受到了伤害,你还是会尽力保持笑容,但关键是你的心。

当我们看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不只是看他是否很热心,是否愿意牺牲。看看该隐,他是很愿意牺牲的。没有人吩咐他献祭,他是主动牺牲的,但很可惜,他是为了自己。

在教会里面,有些人也非常热心,做各种各样的服侍。有些还带领教会,为教会的人做很多事情,要他付出什么,他都不在乎。但是,在某些场合之下,你会发觉他的态度有问题。例如,有时候他们会投诉、埋怨:“为什么在教会中我这么忙,却没有人来帮忙?为什么其他人这么没有爱心?”这种态度岂不是证明我们不是在服侍神吗?如果神派我们去服侍教会,我们应当尽力而为,为什么要计较、埋怨呢?到底谁是主人、谁是仆人呢?

当你受自我支配的时候,就会常常跟人比较,就会嫉妒别人比你好。你有否留意你的自我最容易在什么时候跑出来吗?就是在你被纠正、被责备的时候。该隐就是在这里就露出了马脚,他的问题终于被诊断出来了。当他被神纠正时,当神不接受他的供物时——也就是说神在告诉他:他不及格——当神指出他的问题时,他怎样呢?他脸色都变了。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自我受到了伤害。如果你也是这样的话,你真的非常危险。这就是追求宗教的危险。

宗教和属灵是非常相似的,它们只是一线之差,这个差别就是自我。宗教是用属灵的外衣将自我完全精密地包装起来,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只是在某些场合、在一瞬间就流露出来了。当你指出他的问题时,他的脸马上一沉,可能沉了三分钟后,便可以压抑这种情绪。但真正的解决方法不是压抑,而是要除去这个自我,不可让它留在你的生命里面。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看该隐。他是将属灵和属世的东西联合在一起,其实骨子里还是追求属世的东西,但现在不在世界上追求,不是在社会上追求,不在单位里追求,乃在教会里追求世界,这就是可怕的地方了。很多人都是这样,有一次,一位来教会的朋友分享说,他在单位里跟同事之间有很多斗争,互相嫉妒、争权夺位。后来他申请参加圣经培训课程。我听见他的分享后,便向他解释说:你要首先解决你在单位里的这些问题,要不然,参加圣经培训课程也不一定能够帮助你。最后,我们拒绝了他的申请。

你知道他的反应吗?他的反应是指责教会,就像该隐一样,脸色沉下来,大大地发怒。他跟别人说:“我以后再也不在教会里分享这些事情了,因为当我分享后,他们就用这些事情来对付我,不让我参加圣经培训课程。”我心想:你现在是在教会,还是在社会里呢?为什么整个思想跟世界一样呢?世界的人就是这样的,当你跟你的同事讲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就向你的上司报告,上司就决定不让你升职。于是,以后你再也不会告诉你的同事任何事情了。

你看,我们整个思想方式跟世界没有分别,我们只不过是把世界的那一套价值观搬进了教会里。以前在世界,我们追求升职,现在在教会,我们追求什么呢?追求圣经培训,你不批准我参加培训,就是等于不批准我升职。不是这样的,你必须改变。

教会的运作方法跟世界不一样,教会的决定都是为了你的好处,你必须明白,教会是否让你参加圣经培训课程,都是为了你的好处。如果这一次不能够参加,正如神不接受该隐的供物一样,难道神要害他吗?要羞辱他吗?当然不是。神是借此让该隐知道,有些问题他必须处理,不可以回避,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益处。如果你将世界的思想搬进教会,你就会走该隐的道路。

如果你继续看下去,就会知道,该隐的路是一条死路,你千万不要效法该隐。你要这样想:无论如何,我愿意顺服神的安排,我不需要发怒。如果这是神的心意,那么我便服从,我不用发怒。为什么要不高兴呢?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把世界的价值观和思想搬进教会来。宗教就是将属灵和属世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只不过是转了场地运作罢了,现在不是在单位里毁谤人,而是在教会里说长道短。参加圣经培训对他来说就好像升职一样,千方百计往上爬,现在他不是在单位里寻求升职,而是转去教会里寻求升职。

到底发怒和不高兴有多严重呢?如果你发怒了,这算不算是很严重的事呢?如果你到饭店吃饭,看见菜谱上有些食物非常便宜,你便点了很多菜,而当你要付钱的时候,服务员告诉你:你看错了价钱。你当然非常愤怒,跟他理论。他说食物已经吃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钱退还给你。当然你非常愤怒,你被骗了,所以才发怒,你觉得这是否是严重的事呢?让我告诉你:这并不算严重,但你发怒也是犯罪,你也需要悔改,求主宽恕。但是,这个毛病还不算严重。

或者你在单位,上司将一大堆与你无关的责任推到你身上,无故地骂你一顿,当然你心里非常生气,这种发怒也是罪,但这个毛病也不是很严重。为什么这些毛病不严重?因为这些毛病是你心知肚明的,你知道自己不应该发怒,结果连圣餐也不敢领了,因为你心知肚明。但该隐的情况却不一样,我们不是要看表面的发怒,乃是要找出问题的根源。

如果牧师不允许你领查经,你会发怒吗?你说:“这不是很严重的事吧,因为不能参与侍奉而发怒,这不是很属灵吗?”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如果你发怒是因为属灵的东西,那么你的问题就比刚才的例子严重很多、很多倍了。为什么呢?因为你把属灵和属肉体的事情混在一起了。刚才的例子全都是世俗的事情,清清楚楚,绝对没有人会混淆。但你这么渴望领查经,为什么还会发怒呢?到底是出于属灵、还是属肉体的动机呢?对不起,我恐怕两样都有,这就是危险、严重之处了。

你思想一下,以前你是因什么事情发怒呢?“上司骂我,我不会发怒;别人骗我的钱,我也不发怒。那些东西我看得很轻。但是,教会的事情我就看得很重了,我就会不高兴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就非常有问题了。可能对于世界的事情,你的愤怒是表现出来的;但对于教会的事情,你当然会克制自己,只是脸色一沉,以后再也不跟那位得罪你的人讲话了。所以,我们看的并非发怒的程度,乃是发怒的根源——你为了什么事情而发怒?如果你将属灵和属肉体混在一起的话,那么当你发怒时,你还以为是自己受了委屈。“为什么我不可以侍奉神?为什么他们不让我参加圣经培训课程?”你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你不觉得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

当我们把属灵和属肉体的事情混淆在一起时,我们就会落在一种极度的自欺里面,严重之处就在这里。你好像是在追求属灵的东西,但是,里面却完全是世界的一套,都是被自我所推动的。这是非常严重的。神知道该隐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于是,神在第6和第7节警告了该隐。创世记4章6-7节:

“雅伟对该隐说:你为甚麽发怒呢?你为甚麽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神问该隐:你为什么发怒呢?神要他思想为什么他会发怒。你献祭,我不接纳你的供物,就是说你有些问题。你现在是在向谁发怒呢?到底你是在服侍我、还是我在服侍你呢?如果你服侍那个人,你不会向他发怒。所以,神问他:“你为什么发怒,为什么变了脸色?如果你做得好,如果你奉献是好的,我当然会悦纳你。为什么我不悦纳你呢?我不悦纳你,是因为你做得不好。做得不好,神有一个警告给你:“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

罪就好比洪水猛兽一样,已经临到你门前了,还差一步便进入你的房子了。神向他描绘出他的景况何等危险,正如犹大书说:火已经烧着了,已经在你门前燃烧了。这种景况下,你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你不好好处理这个问题,它会马上进来把你吞吃了。很可惜的是,该隐不理会神的警告,神已经警告他,罪已经临到他门前,但他不理会,不正视、对付他自己的问题,仍然走他的路,最后成了杀人者。所以,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一件小事。虽然你说:“我只不过有一点点不高兴罢了。”不是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必须对付问题的根源。我劝你快快处理这个问题,要不然,正如圣经所说,你会成为杀人者。

在末世的时候,有一群人混进教会里,把世界的一套带进教会里。当你看他的外表时,全部都是非常属灵的。但是,在某种情况底下,你才能够深入地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当然,当你把他们辨认出来时,不是说你将他们当作仇敌。一方面我们要警醒,不要让他们同化我们,使我们走上一条宗教的道路,只有一个属灵的外表却没有属灵的实质;另一方面,正如犹大书所说的,我们怎样才可以把他们抢救出来呢?他们已经着火了,情况非常危险。我们的用意是希望可以把他们抢救出来,以免他们跟该隐一样灭亡。

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必须首先认识自己,我们要知道自己正走在哪一条道路上?如果你现在有的只是一套宗教信仰,在你的生命里面,你不是真正撇下一切、与主耶稣同死,你的自我并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面,那么你跟该隐一样,只是在走宗教的道路。这样,你当然不能有分辨力,你也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分别。你会看两者都是一样,两者都差不多。除非你自己经历到了,脱离了宗教层面,真正与主耶稣同死,自我被钉死了,除非你经历了这个分别,这样,当你看其他人时,你便能一眼将他们分辨出来,因为你是过来人。但是,如果你不是过来人,你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阶段,你未曾试过与主同死,将自我治死,你当然不能分辨。你只不过是他们的一分子,甚至非常应同他们一切作为,你根本不能够分辨。

所以,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们必须知道我们所走的是哪一条路。我们所走的是主耶稣的路——舍己、背十架的路,还是该隐的道路,没有舍己,没有背十架,只是在表面上非常活跃地参加宗教的活动,很多表面的牺牲和付出?到底你的自我有没有与主耶稣完全钉在十字架上,完全除去呢?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到底你是站在该隐那边,还是站在主耶稣那边呢?

~ 完 ~

版权所有 :福音电台
电台网址 :www.fuyindiantai.org

见证分享投稿|问询邮箱:2971848014@qq.com
雅伟中国,雅伟,真神,独一真神 福音信息网站 版权所有 www.yahwehchina.com ©2014-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