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网站!认识《圣经》所启示的独一真神(YHWH)雅伟!
img

见证:天父不计“工本”地找寻人

作者:Moses
所属栏目系列:生命见证(神迹)

前言:在世界上,人都会为自己所建造的工程去计算花费,之后得出这个工程是否值得去作,是否能够完工。在其中,要去建造(或是制造)所花费的成本费 简称为“工本”。

世界上作建造工程的都是很聪明的,都是很能计算的。然而,在我的生命当中,我深深体会到,天父对人的爱是那样的不计工本。

福音网


在我升高二时,雅伟神带领一位弟兄到我的中学教授篮球校队。我们中学不是以体育为专长,能给出的薪金也不高。但他在校的一年间无保留地付出自己的心力,为我们每一位量身订造了进步的方向,既鼓励,也鞭策,使我们一群乌合之众成为一支当打的球队。记得校际比赛前一周,他为我们多次加操,一星期练习了五﹑六次,大部分都是没有薪水的,恐怕见我们的次数比见到亲人爱人的次数更多。 


那时包括我在内,很多同学都被属神的人焕发的生命所吸引,跟着弟兄回教会听圣经讯息。那时,我在家中和校内过得都不开心,很多时间都沉迷在计算机游戏的刺激中,因此有时也会思考生命的意义。当看到圣经中耶稣生命的深度和爱人如己﹑八福等等不同教导时,我的心一次次被震撼:这些教导做起来不容易,也不情愿。但同时心深处却又觉得,人应该要按这样式生活,才是正确的!若能活出这圣经中的教导,人与人之间的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就像当时在神的家中蒙不同弟兄姐妹照顾疼爱,现在回想起一次次的聚餐和不同形式的鼓励,都散发着基督的馨香,都绝不是理所当然的。 


神改变生命的能力

我好像从小自尊心便较为强硬,恰好家中的教育模式也较为强硬,经常觉得胸中憋着一口气。我所处的班级中也充满着年轻人的幼稚和迷茫,经常看到朋友之间因着小争执而不相来往,甚至集体抵制对方。很多人不是想着获得同辈的认同,就是争取异性的好感。其实这些事不是因为这些人很差,只是缺了一位导师引导。而在这环境中,我的生命也必不是好的。 


我生命中一件较大的罪便是有约一年的时间,在有女朋友的同时还跟另一个女生来往亲密﹑暧昧。虽然心中一直有负担,心中每天都有脱离的想法,却一直无法脱离这段关系。深深体会人的生命被罪所辖制的光景,罪的奴仆享受着罪中之乐,毫无自由,就像《恩年已临》诗歌所说,被罪捆绑的生命只能伤人害己。所幸是父神很愿意我们都能悔改,被衪引导。那时随着越来越被神话语吸引,良心的责备也越来越重:父神是圣洁的,衪要处理我的罪。有一晚,这件事情穿帮了,我也深深陷入不知所措中,只想到呼求雅伟父神。那时父神彷佛拿走了我一切捆绑,使我能冷静坦诚地向每位涉事的同学认错道歉,没有留恋地脱离这光境。

雅伟神甚愿我们悔改归向衪,当我们愿意时,衪便能改变我们的生命。所以我们凭自己不能脱离罪,也难以做到圣经中付出的生命,但若我们愿意,靠神 神便能做到,经历丰盛和自由。 


先求神的国和义,所需的他都加给

从经历神改变的大能后,我越发认真地爱慕天父的话语﹑听讯息,也开始学习向神委身,因此也越多经历神。那时有一段长时间都学习简单的一句经文:先求神的国和义。把父神放在首位。所以即使很多次第二天便要考试﹑或者同学有聚会,我都没有因此不上教会。而那段时间我也经常经历父神的帮助,很多时从教会回家后我的精神仍然集中,在更短的时间中反而更高效地温习,多次在考到好的成绩。

在高考前一星期左右,神的家举办了营会,我便带着课本进去,在活动以外的时间温习。 

结果数月后发榜,我高考的成绩比想象中低了(其实是当初高估了自己)。父神却在面试中帮助我。面试上的考生都积极地表现自己,于是我默默在紧张中呼求神。考官的一条问题把我们这群门外汉都难住了,那时我灵光一闪,父神让我灵光一闪,想起四年前初三时,化学课本上一个小角落的小知识,这本是没人会注意﹑温习的地方!我用这小知识很好地应答了考官的问题,看到考官的反应,心中也知道大概成功了。后来我顺利地进到现在的大学学习中医,略一打探,真是最低分的一批人获录取,蒙了父神的恩。

如此,勇敢地跳进雅伟神的应许,只要我们走在真道上,我们越爱神,神也越爱我们!不需要为明天的忧虑,放弃认识创造天地的神的机会。

感谢父神的栽培,让我多了项技能可以去服侍身边的肢体﹑朋友,希望这技能能继续被神所用。 


拆毁与谦卑

2016年受洗后,我的生命经历了数次挫折。其实父神很愿意我们经历衪的带领和丰盛,不会恶待我们,回望尽是恩典,轻浮的生命也因此进深。

其中一个影响最深的,是妈妈确诊了末期肠癌。那时,对妈妈的眷恋,每次复诊前﹑手术前的压力使我心灵疲乏不堪。加上外婆也有同样的病史,死亡的阴影好像天天笼罩在我头上,很多次早晨醒来,我向父神祷告:「感谢您,让我能活着。」 

若我们能看到父神隐藏的恩典,我们的日子﹑能力都会变得不同。

为何当时十多位同学回神的家认识神,留下的只有我一人呢?难道是我独具慧眼?

想必是父神用诸多恩典﹑经历特别感动我,使我看到属天道路的宝贵。否则数年后,没有父神的我如何能独自面对家人生病的困境呢?如何能在这情况中有能力﹑有自由去爱家人﹑去付出﹑去继续走下去呢?

其实回头看,若不是家人生病,我压根不会向他们传福音,在传统﹑强势的家人中传福音太难了!我从来擅长计算,也懂得舍难取易,父神却比我更关心家人的救恩。

三年以来,母亲的体力仍然健壮,甚至能爬一座座高山。肢体﹑老师的陪伴一次一次地托住我们,有几次我太忙了,母亲的复诊都是由老师或姐妹陪伴的。我们约母亲去游玩的脚踪,也遍布了整个城市,走过了不同高山﹑岛屿。而且我也清楚地看到,成年人追求的功成名就﹑少年人追求的玩乐恋爱﹑别人的看法﹑个人的钻牛角尖﹑花花世界中的一切,在死亡面前有什么益处﹑价值呢?在死这样强大的事面前,唯有归向神,是唯一有益的。父神也甚愿带领我们出死入生。所以,我的心志越发单一,唯有追求神是有益的,而且因父神多次地从罪中﹑从死中拯救我,我也照样希望参与到父神对其他人的计划中。 


属天的爱激励

日子困难,爱心就渐渐冷淡。这两三年来我多次觉得心中无力,于是也难以付出自己,或许外表仍在服侍﹑传福音,内在却是软弱的。祷告也因为害怕一次次失望(其实是不懂正确地祷告),而不再为自己和妈妈祷告,信心软弱,心中想回避困难。有数次肢体找自己帮忙或者看病,往日的举手之劳,心中作难时也变得困难。但感恩,总还是付出的,总还是面对困难的。只是却未必有依靠父神的轻省。

有一次付出后,第二天便是母亲的复诊,结果也不甚理想。那天刚好是平安夜,我和姐妹便在复诊后在街上走走。那时我兴致非常低落,也感谢父神让姐妹这样默默陪伴。我心中不禁想起:「我学习去放下自己,照顾别人。不知道有人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吗?神在意吗?」很快地,我看到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孩子从街的另一边走来,原来是熟悉的肢体!看到他们,由衷的喜悦和感动在我心内涌出,我抱着孩子在空中转了几圈,心中的阴霾也一扫而清。父神必定在意。 


随着时间过去,我心中越发觉得不能再停步不前,越发希望起来奔跑,得到和父神亲密的关系,得到灵里的复兴。刚好我快要出发到新的地方进行毕业实习,弟兄姐妹在我离开前一个月内热情地招待我,简直是两日一小宴,七日一大宴,大型的欢送会就经历了三四次,几乎使我差点完成不了毕业论文,成了一个幸福的负担!甚至在出发当天,很多位肢体不辞劳苦去到偏远的车站送别我,进入车站时,从没想过平凡如我竟会受到明星的待遇。事后觉得,这简直是神的荣耀彰显在神的家当中,使我的家人﹑同学都能看到这光:有哪个地方会这样送别一个无名小卒呢?但在我们弟兄姐妹看来,却是真心诚意的送别相处多年的一个弟兄,这份爱从天而来,既真诚又深厚。 


不计工本

一次次的聚会和鼓励,像一块块堆在我头上的炭火,点燃起我。一次次的分享,让我想起几年来在教会和肢体一起做的事情﹑一起经历神的恩典,甚至一起照顾的朋友如今学习委身给神,也参与在欢送我当中。这一次又一次的鼓励激励着我,使我的心强壮起来,在实习路上时刻想起要去更深经历神,也要找机会为父神作工,付出自己。虽然外在的困难没有解决,但靠着神的恩典和弟兄姐妹的爱,我心中总记着:「Arise!」绝不愿再作软弱的基督徒!

若然从效益角度看,我何德何能受这么大的恩,要花费这么多人力物力心力呢?但在整理这分享时,我看到从开始到现在,父神的深恩厚爱是不计工本的!衪悉心照顾我们需要,不计较诸多的付出。从找寻﹑栽培﹑同行﹑未来,总是为我们身心的需要着想。神很爱我,也绝对很爱每一个人,我们愿意回应雅伟父神邀请,投入在他丰盛的应许中,经历这些恩典吗?

  • 上一篇:翻身
  • 下一篇:沉默的耶稣,沉默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