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网站!认识《圣经》所启示的独一真神(YHWH)雅伟!
img

在风浪中等候雅伟,得平安

作者:Sophia
所属栏目系列:信仰与家人见证

外公病危与学习等候

4月中旬一个周五晚上,临睡前在家人的微信群里获知外公突然摔倒,大概一个多小时才被发现的事情,那时家人正在把他送医院就诊。

外公今年78岁,患有高血压等慢性疾病,加之这次摔倒这么长时间才被发现,后果让我有点不敢想象。

听到信息后,我的睡意一下子没了,家人的微信群里大家的言语也表现出着急,我可以做什么呢?想到周日是礼拜的时间,工作方面也没有安排,好像即刻回去也有点不太现实。

那时,我知道,唯有祷告,把外公和家人交托在神手里,求祂给家人和我一份平安的心去面对和安排各样的事情。祷告之后我就睡下了。

半夜的时候,我醒来看手机的时候,知道医院说外公的头部全是血,已经没办法治疗,外公正在被送回家。大家都知道这种情况把病人被送回家后也就意味着等死,外公的时间不多了。

知道是这样,附近的亲戚都往外公家赶,在外地的几位亲人也订好天亮之后回家的票,想赶回去看外公最后一眼。我哥也在催促我赶紧回家,我的心也开始着急起来,没有了平安

我在心里问自己,我是不是也要赶回去呢?那回去能做什么?我的心里不断涌现各种想法。

终于天亮了,和同住的姊妹说了家里的情况,我们一起祷告,求神给我平安,让我懂得如何做才是祂的心意。之后,也在微信里给属灵老师说了这个事,希望听听老师的建议。

快八点,老师回复了。在老师引导下,帮助我把眼光专注在天父那里,不单单只是一次回家,也盼望把好信息带给外公。

感恩天父的鼓励,使我更能看到在不平安里面的被动。也因为有天父,我能够在下面的这些问题里作正确的选择。这些问题是,当听到外公病重以及家人各样的催促时,我是被动地在这种不平安里面呢?还是我相信天父呢?听家人的催促与相信天父的信实对比起来,哪个重要呢?

感恩有天父的怜悯和慈爱,我知道,人的生命是掌握在他手里,如果他愿意,一定会让我见到外公,且有天父的恩惠同在。

后面,因着各个方面的考虑,有一个属灵伙伴与我在周日的下午启程回老家。 


周日晚上接近第二天凌晨,我们终于到了外公床前,见他大声呼吸,眼睛紧闭,不能吃也不能喝,家人告知外公这样子已经两天了。

我的心五味杂陈,我拉着外公的手,抚摸着他的脸,感受他的痛苦,大家告诉我外公应该还有意识的,于是我尝试和外公聊天,给他读圣经,播放赞诗歌,并慢慢给他解释里面的内容,正如往年春节的时候和他分享一样。当我和外公聊到关于外婆去世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嘴巴大大动了下,好像想表达什么似的。之后我随手翻开《圣经》,看到诗篇32篇:向雅伟诚明我的罪,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我给外公讲他需要放下与人的恩怨,原谅别人曾经对他的伤害和他对别人的亏欠,坦然面对神公义的审判。差不多凌晨两点,祷告把外公交托雅伟神,我就安然躺下休息。感恩神给我勇气在家人面前勇敢分享。图片图片


外公生命危急,家人邀请祷告


第二天白天外公的情况基本上变化不大,喉咙有痰,我和家人就不断给他处理,陪在他身边继续给他分享诗歌,圣经内容,聊天。中间我们离开一小段时间,预计四五点的时候,当走到外公房间的时候,舅舅对我们说:“赶紧为外公祷告,让他好受一点吧!”

大家都感觉外公呼吸困难,都在猜测外公的时间应该不多了。我和属灵老师说了外公的情况,我们一起为他祷告,祈求天父施行怜悯带领外公。我也在姊妹群发出邀请,请大家为外公的灵魂代祷

祷告之后,我和伙伴一直陪在外公身边,并和家人表达了关于外公后事的处理方法,两个舅舅表达了在老家的传统束缚,他们也很无奈。

晚上八点左右,我们见到外公的情况更差了,但是他的眉头紧皱,我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是外公放不下的。随后,我就拉着伙伴到外面祷告,求天父接纳他,让他放下世上的缠累,平静的带走他。

当我和伙伴祷告完去到人群中,看见外公眉头已经舒展,大概几分钟的样子就安详的离开了,我在心里献上感恩,并把这消息分享给教会的弟兄姐妹时候,有姊妹告知差不多同时间里也在为外公的灵魂祷告。


我和属灵伙伴是周日晚上回到老家,外公周一晚上走了,周四晚上,我们平安地从老家回到工作生活的城市,回到弟兄姐妹当中。

回想此次回家的行程,满满的感恩,是神让我学习等候,学习尊主为大,当我这样去选择的时候,也经历了在他里面的平安,去做该做的事,而不是被别人的想法所影响。

感恩此次回家的行程也有教会的小伙伴同行,让我们可以在家人面前作见证,用我们的实际行动让大家看到属于神的人对待事情是要寻求神的带领,只有在神里面才有这份平安。 


  • 上一篇:让我们谈谈活着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