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网站!认识《圣经》所启示的独一真神(YHWH)雅伟!

雅伟-独一真神网站

分享交流 诗歌专栏 福音视频 圣经人物 婚姻家庭 资料下载 联络我们
研经工具 文学生活 圣经阅读 在线音乐 问答中心 图片壁纸 独一真神
      导航索引
鸣谢
前言
导论
一、主耶稣及其使徒明确的的一神论教导
二、唯有完全人才能成为救世主
三、重新审视基督徒对人的理解
四、三位一体论者神话了基督
五、希伯来圣经中的雅伟
六、基督教遗失了犹太的根-后患无穷
七、约翰福音 1 章 1 节“道”的旧约根源
八、道”是“Memra”
九、仔细查考约翰福音 1 章 1 节
十、雅伟降临在基督里“住在我们中间”
附录

第六章 基督教遗失了犹太的根——后患无穷【整章】

发布日期:2019-09-09 |
分享
加入收藏关注:
第六章
基督教遗失了犹太的根——后患无穷
从使徒行传可见,教会是犹太人的教会,在一世纪三、四十
年代,透过神活泼的大能,也在犹太人的领导下,得以茁壮成长。
在教会第一代领导人当中,保罗是其中一位最有魄力、有学识的
使徒。这位“外邦人的使徒”(罗 11:13)是使徒行传的首要人物,
整本书大部分篇幅都在记载他的传道活动。但外邦人似乎完全忘
记了:保罗不但是个犹太人,而且是个典型的犹太人,他也引以
为荣。美国西北大学历史学荣誉教授克里威尔士(Garry Wills
最近出版了一本书,提醒我们说:
“没有人比保罗更有浓厚的闪米特(Semitic)文化背景了,‘其
实我也可以靠肉体;若是别人想他可以靠肉体,我更可以靠着了。
我第八天受割礼,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悯支派的人,是希伯来人
所生的希伯来人。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就热心说,我是逼
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腓 3:4-6)。‘我
又在犹太教中,比我本国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为我祖宗的遗
传更加热心’(加 1:14)。保罗是个十足的犹太人……他为自己的
犹太人身份及犹太礼仪感到自豪。”(摘自《保罗的意思》,What
Paul MeantPenguin2006129-130 页)
显然,保罗成为弥赛亚耶稣的跟随者之后,并没有抛弃犹太
人的根。犹太人最根本的一个标志就是信奉一神论,保罗也不例
外,他相信的也是一神论,他的书信已经表露无遗(罗 16:27;林
8:68:4;罗 3:30;弗 1:33:144:6;提前 1:172:5 等等)。
作为外邦人的使徒,保罗明白自己的使命是引领外邦人相信基督,
好归入“以色列国民”(弗 2:12),成为“神的以色列民”(加 6:16)。
但仅在一百年之内,原本由尽职的犹太人领导的教会,逐渐
变成了由外邦人主导的外邦人教会。教会产生了重大变化,会众
都是多神论背景,没有犹太人那种委身于一神论的激情,结果很
快就毫不犹豫地将“一位神”变成了“一体”,加添了一、两个位
格。与此同时,教会还自称是继承了犹太教会流传下来的一神论
和新旧约圣经。
外邦教会大胆地推动神化基督的进程,尽管他们在新约找不
到一节经文直言耶稣是神。其实三位一体论从新约里找不到支持
不足为怪,因为新约作者除了路加以外,都是犹太人。难怪尼西
亚信经宣布耶稣是神、与父同等时,没有引用一节经文来支持这
种新教义,但这条信经从此却主导了基督教外邦教会。
今天大多数基督徒并不知道三位一体论的圣经基础多么脆
弱。到底新约如何看三位一体论,J. H. Thayer 的评论简单明了:
“基督能否称为神,就取决于如何理解约翰福音 1 1 节,20
28 节;约翰一书 5 20 节;罗马书 9 5 节;提多书 2 13 节;
希伯来书 1 8 节(及以下)等等,但神学家们在这个问题上依
然争论不休”(摘自 Thayer 希腊文英文词典,sec. 2,粗体
是本书作者加的)。尼西亚信经被确立为基督教教义一千七百年之
后,基督教神学家们依然搞不清新约是否支持称基督为神!换言
之,能否称耶稣为神,完全是取决于对寥寥几节经文的解释,而
这些解释是否正确,则还在争论当中。
这种境况是教会脱离了犹太的根的必然结果。你怎能从一神
论的新约书卷里提取出三位一体论呢?纵然著作、论文汗牛充栋,
也徒劳无功。一切只能是(也已经是)牵强附会,强行解释新约
的一神论书信,而解释与经文本意格格不入。这些解释的理论基
础非常薄弱,很容易就可以被推翻。教会此刻岂不该回归一神论
的犹太根基,而不是在一神论的基础上继续构建一种完全相反的
理论吗?
教会是从希伯来圣经(基督徒称之为旧约)得到了神的启示。
今天大多数基督徒并不知道,早期教会只有“旧约”,没有其它圣
经。会众之间会传阅一些书信,比如使徒彼得、保罗的书信,这
些书信原本是写给某些教会的,所以还看得见教会的名字。我们
现在有的四本福音书,早期的一些教会可能只有一本或者两、三
本。直到二世纪末,这些书信、福音书才被收集起来,成了现在
的新约。
总之早期教会是建立在“早期圣经”(即希伯来圣经)基础上
的,是坚实的一神论基础。同样,新约书卷也是牢牢地建立在旧
约基础上的,这一点可以从新约引用了那么多旧约经文及引喻看
出来。有一句话将早期圣经与后期圣经(即旧约与新约)之间的
紧密联系恰当地概括了出来:“新约隐藏在了旧约里,旧约被新约
启示了出来。”
我们从旧约得知,神创造了世界,又选择了一群忠心的人,
透过他们实现神对人类的旨意。神向这些人显现,并且透过他们
向世人显现。神选择了以色列民,并不是因为以色列是大国,而
恰恰因为是小国寡民(申 7:7)。这就是神的行事方法,正如哥林
多前书 1 27 节所说:神“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耶稣,这位神特别“拣选的”(路 9:35),是个犹太人,他所
有的使徒也都是犹太人。耶路撒冷第一间教会是犹太人组成的。
在公元 70 年,罗马军队摧毁了耶路撒冷以及圣殿,结果以色列作
为一个国家消亡了几乎 1900 年。后来巴克巴(Bar Kochba)领导
了一次起义,又很快被罗马军队镇压了下去(公元 135 年),此后
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处境更加艰难。然而经过保罗及其他人努
力传道,福音传遍了罗马帝国。不过也产生了一个后果,就是到
了二世纪末,教会成了非犹太人主导的教会,很快便脱离了犹太
的根。教会领导人都是在异教和多神论的文化、宗教背景下长大
的。而受过一定程度教育的领导也深受希腊宗教、哲学观念的熏
染,这些观念已经成了他们的思维定式,即便做了基督徒,也难
以抛弃。带着这种观念制定教义,可想而知会酿成什么严重后果。
三位一体教义是基督复活三百年后,外邦教会正式确立的教义;
是脱离了犹太的根,一步步偏离圣经的必然产物。
现在圣经被视为是三位一体论著作,而不是原本的一神论著
作。我们费尽心思要在新约里找到三位一体论的论据,毫不理会
旧约根本没有三位一体论。结果新约经文往往被断章取义,抛开
了旧约背景,冠之以三位一体的含义。今天,新旧约研究似乎是
毫不相干的两门学科。多年前我在剑桥图书馆碰见了一个熟人,
他正攻读旧约某一学科的博士学位。他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我在
探讨新约的一些问题。他莞尔一笑,说:“我认为新约已经没有什
么问题还需要探讨的了!”当然他这样说是在开玩笑,但这种想法
似乎也显示出他并不知道新约存在着的问题。
教会脱离了犹太的根,这就意味着教会不再明白基督及其使
徒或者新约作者时代的宗教、文化氛围。今天大多数基督徒甚至
不知道耶稣的母语是什么,他用什么语言教导,因为他们根本不
知道耶稣时代的巴勒斯坦地区讲什么语言。大多数基督徒从未听
闻过“亚兰文”一词,更不知道这是耶稣在日常生活中所用的语
言,因为这就是那时候(甚至再早五百年)以色列地的通用语言。
新约学术界也不太注重亚兰文,毕竟大多数神学院毕业生连
希伯来文的基本知识都无法掌握,更何况亚兰文了。亚兰文是跟
希伯来文相近而又完全不同的闪米特语言。
但自从 1947 年发现了死海古卷,新约神学界便对亚兰文刮目
相看,因为死海古卷大部分都是用亚兰文写的。而且大概也是在
那个年代,又发现了一本完整的亚兰文 Targum(以前发现的只是
断编残简)。“Targum”是亚兰文“翻译”的意思,所以“Targum
就是希伯来圣经的亚兰文译本。之所以需要亚兰文译本,因为在
以斯拉、尼希米的年代,那些流放归来的人已经不会说希伯来文。
在流放地生活了几十年,他们说的是当地人语言:亚兰文。这种
情况在今天的犹太人当中再次重现,犹太人在外国旅居了几个世
代,很少人能够说希伯来文。我在读书期间曾去过以色列学习希
伯来文,课堂上大部分是犹太人,他们来学习自己先祖的语言。
早在发现上述古卷之前,少数学者(WellhausenBurney
M. Black 等等)已经知道亚兰文对于明白新约至关重要。但亚兰
文仍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一直到发现了上述所说的古卷,终于一
投石激起了千层浪。学者们已经推出了研究成果,比如 M.
McNamara 的著作《亚兰文译本与新约》(Targum and Testament),
还有汇集了多位学者的研究文章的书 The Aramaic Bible(《亚兰文
圣经》,D. R. G. Beattie M. J. McNamara 编辑,JSOT 出版社,
1994 年)。
The Aramaic Bible 里有一篇标题为“The Aramaic Background
of the New Testament”(新约亚兰文背景)的文章,作者是 Max
Wilcox 教授,他讲了很多要点,最后这样总结道:“必须尽可能地
善用亚兰文译本和死海古卷的材料”(377 页,粗体是本书作者加
上的)。这也是我们的目标,特别是我们查考约翰福音 1 1 节的
“道”(希腊文是 Logos,亚兰文是 Memra)以及其它相关经文的
目标。但首先我们需要知道:亚兰文对于查考圣经至关重要。
脱离犹太母会所酿成的严重属灵后果
今天似乎很少基督徒知道,所有自称“基督教”的教会都是
从耶路撒冷第一间教会发展出来的,所以完全可以称耶路撒冷教
会为“犹太母会”。使徒行传前几章记载了这间教会如何在五旬节
诞生,时间大概是公元 33 年左右。可悲的是,如果这间母会看见
今天的教会,恐怕根本认不出来自己的“儿女”了。就以祷告为
例,毫无疑问,犹太教会只知道独一的真神,惟独向他祷告,绝
对不会向其他人祷告。申命记 10 17 节这番话就可以概括他们
对独一的神的概念:“因为雅伟你们的神,他是万神之神,万主之
主,至大的神,大有能力,大而可畏。”整句话以最强烈的字眼表
达出:惟独雅伟才是真神。施玛篇(申 6:4)也概括出了这一点,
施玛篇是犹太人信仰的核心,是绝对没有妥协余地的。新耶路撒
冷译本圣经正确地表达出了施玛篇的精髓:“Listen, Israel: Yahweh
our God is the one, the only Yahweh”(听啊,以色列:雅伟才是我
们的神,是独一无二的雅伟)。
要是耶路撒冷母会看见今天的非犹太教会,岂不会惊得目瞪
口呆吗?他们会发现,有些基督徒竟然向所谓的“父神”祷告,
这位父神不是独一的神,因为还有两个位格与父神是同等的。他
们还会发现,大多数基督徒向耶稣祷告,敬拜耶稣,而这位耶稣
是三位一体中的一位,就是“子神”。教会到底怎么了?这真的是
教会吗?在属灵的实质上,现在的教会跟耶路撒冷教会毫无相同
之处,一切都已经改变、歪曲了。
早期教会当然爱耶稣、尊敬耶稣,看他为神的仆人(pais,徒
3:13264:2730)。“神的仆人”这一称呼主要出现在使徒行传
前几章,可见早期教会喜欢这样称呼耶稣。然而他们绝不会想到
要敬拜耶稣,就像敬拜雅伟那样。他们看耶稣为救主、为朋友,
是他们能够接近的大祭司,在“施恩的宝座前”(来 4:16)、在雅
伟面前为他们代求。但犹太人不会向大祭司祷告,惟独向“坐在
二基路伯上”的雅伟祷告,或者借用希西家的祷告:“坐在二基路
伯上万军之雅伟以色列神啊,你,惟有你是天下万国的神”(赛
37:16,王下 19:15,代上 13:6;参看来 9:5)。圣经有一段经文,
记载了耶路撒冷教会在危难时刻是如何祷告的:“他们听见了,就
同心合意地高声向神说:‘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
的……”,这篇祷告两次提到了耶稣,都是称之为“你圣仆耶稣”
(徒 4:2730)。还提到了大卫王,也称之为“仆人”(pais25
节)。他们尊耶稣为“主”、为“基督”(徒 2:36),却不向耶稣祷
告,而是单单向独一的神祷告。
新约的信徒并非向耶稣祷告
新约的信徒并非向耶稣祷告,这就明确否定了耶稣是神。耶
路撒冷教会知道并且传讲说:“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
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徒 2:36)。但这间属灵上大有活力的
教会是向神祷告,并非向耶稣祷告。
司提反被众人乱石投身,将死之际,他求主耶稣接收他的灵
魂(徒 7:59)。但在此之前,他看见了一个异象:耶稣这位“人子”
(徒 7:56)站在神的右边。无论“人子”有多高的地位,犹太信
徒也不会向人祷告,而希伯来文、亚兰文的“人子”意思就是人。
所以司提反与复活的耶稣的交流并非等同于向神祷告,最多是跟
天上使者的一种交流而已,好像启示录中约翰跟天使的对话一样。
犹太人对这种交流并不陌生,比如说,想一想路加福音 16 19-31
节耶稣讲的财主跟拉撒路的比喻(在此我们不会探讨这个故事是
什么体裁,是不是虚构的)。耶稣说有一个财主死了,灵魂下了阴
间,并且在阴间受苦。他抬头望见了亚伯拉罕,就恳求亚伯拉罕
打发拉撒路来“蘸点水”,凉凉他的“舌头”。财主已经没有身体,
可见“蘸点水凉凉舌头”是比喻式语言,意思是缓解一下灵里的
痛苦。略去细节不谈,我们只要看一个问题,就是财主向亚伯拉
罕的“祈求”,按照圣经定义算不算是祷告?他的“祈求”跟司提
反向耶稣的“祈求”有什么区别呢?按照圣经,人只是向神、向
独一之神(约 5:44)祷告。
如果说耶稣讲这个故事是在教导人有需要时要向亚伯拉罕祷
告,那就太荒唐了。然而很多教会却赞同向圣徒“祷告”,虽然亚
伯拉罕并非教会的“圣徒”,但向圣徒祷告就是向人祷告,可见对
这些教会来说,向亚伯拉罕祷告应该也没问题。但新约的教会惟
独向神祷告,所以教会不该拿耶稣讲的这个故事做说辞,来支持
向圣徒祷告。而且一条重要的祷告教义,不能仅凭一个故事便确
定下来。那个在阴间的财主向亚伯拉罕恳求援助(在阴间的人没
办法到神那里去,所以还能向谁恳求呢?),但并非每一个恳求就
是祷告。
至于司提反的例子,司提反是耶稣的门徒,已经委身跟随耶
稣,所以无需再请求耶稣的接纳;他现在是忠心地跟随耶稣到天
上去,于是就用这句话“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徒 7:59),告
知耶稣他要来了。使徒行传 9 3-7 节记载了耶稣跟扫罗在大马
士革路上的详尽对话。还有一次是保罗在哥林多的时候,耶稣在
夜里给了他一句话,叫他不要害怕(徒 18:9-10),但这显然是一
种单向沟通。总之使徒行传根本没有证据显示要向耶稣祷告,整
个新约也没有这种教导。如果使徒建立的教会认为耶稣是神,我
们又如何解释以上的圣经事实呢?“Maranatha”是个邀请:“主,
请你来吧!”(林前 16:22,启 22:20),如果这也算是祷告,那么所
有的邀请就都是祷告了。
有人向雅伟祷告吗?
这个问题是我向一屋子的牧师、传道人提出来的,竟然没有
一人举手。基督教实际上已经将雅伟排斥于外了,这件事无关紧
要吗?如果救恩无关紧要,那么这件事也无关紧要了。圣经是怎
么说的呢?
罗马书 10 13 节:“因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使徒行传 2 20-21 节:“20 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
这都在主大而明显的日子未到以前。21 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
就必得救。”
这段话是引自约珥书 2 31-32 节:“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
要变为血,这都在雅伟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时候,凡
求告雅伟名字的就必得救。”
但我们知不知道罗马书 10 13 节(以及徒 2:21)这句关乎
永恒救恩的话,说的是求告雅伟?而今天的基督徒在祷告、思想、
生活中又有没有雅伟的位置呢?雅伟实际上岂不是已经被基督教
排斥于外了吗?我们岂不是连雅伟的名字都感到陌生吗?为什么
会这样呢?
今天的基督教已经制定了一套教义“体系”,根本不需要雅伟,
雅伟实际上已经被这套体系不声不响、毕恭毕敬地搁置一旁了。
在这套体系里,基督是一切的一切,是祷告、敬拜的对象。因为
他爱我们,来到了世上,为我们舍己;他又从死里复活,得到了
荣耀的地位,坐在天父旁边。透过在十字架上受苦、流血,他为
我们成就了救恩,凡相信他、求告他名的,就能得救。他还要再
来,跟那些忠心于他的圣徒们一同统治世界。这就是三位一体论
的教义“体系”。
而父除了差遣耶稣来到世上受死,又为我们的救恩做了什么
呢?他真的需要差遣耶稣吗?无论受不受差遣,耶稣岂不是心甘
情愿来的吗?至少父让耶稣复活了,不过有这个必要吗?圣经岂
不是说死不能让神的“圣者”见朽坏(诗 16:10,徒 2:27 及以下)
吗?这样的话,死怎能束缚住他呢?因为死不能临到无罪的人身
上!况且圣经岂不是也说耶稣是“永在的父”(赛 9:6)吗?可见
子也是父!
这是一套以基督为中心、基督就是一切的体系,还需要父吗?
无非是承认父存在罢了,毕竟没有了父,就没有了三位一体;可
是没有了子,也没有了三位一体。至于圣灵,在这个以基督为中
心的体系里,圣灵实际上只是基督的延伸,因为他不是被称作“基
督的灵”(罗 8:9)或者“耶稣基督之灵”(腓 1:19)吗?
基督在各个方面都是与父同等、共永恒的,这样看来,真不
容易解释为什么他被称作“子神”,因为子是从父生的。也许只是
因为他在地上被称作“神的儿子”,所以就干脆把“子”这一称号
追溯到了永恒里,反正他在永恒里也没有其它称号,毕竟“父、
子、圣灵”(太 28:19)不是耶稣亲口说的吗?
既然耶稣与父是同等、共永恒的,那么顺理成章的结论是,
“神”字未必指父,我们谈论的“神”以及旧约里的神,也可以
指耶稣。
教会宣布耶稣是神的那一刻,父成为多余的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果耶稣既是神又是人,则显然我们会看他比“惟独”是神、不
是人的那一位还要重要。我们更喜欢一位也是人的神,因为他有
人性,我们能够跟他认同。这位神人并存体既以人的身份与我们
相处,又是足够有余的神;而这位父却没有耶稣既是神又是人的
有利条件,所以信奉三位一体的基督徒还要父做什么呢?可见从
实际需要来说,我们大可以把父抛诸脑后(如果三位一体论是正
确的)。总之基督徒并不认识父是谁,也不在意去认识他,因为基
督是他的形像,有他的形像就足够了。
况且歌罗西书 3 11 节“基督是包括一切”这句话,岂不正
是说明了基督徒的生命、救恩只需要基督就足够了吗?
但从解经上来说,答案是否定的,这节经文根本不支持三位
一体论“基督足够有余”的一套教义。看一看歌罗西书 3 11
整句话:“在此并不分希腊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
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
住在各人之内。”这节经文是在具体针对关系的问题,特别是教会
里犹太人与外邦人的关系。在这个“新人”里(“新人”就是教会,
基督是头),完全没有种族、文化、社会地位之分,因为对每个人
来说,基督最重要——这才是“基督是包括一切”的意思。在这
个新人的前提下,基督才是一切。
以弗所书 2 15 节(还有徒 15:5 及以下)也在谈论同样的话
题:“为要将两下(犹太人与外邦人)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
此便成就了和睦”。在教会信徒之间的关系上,基督才是一切。加
拉太书 3 28 节又强调了一次:“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
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一
切已经一清二楚:“基督是包括一切”这句话,上下文是在谈论教
会内部的关系,特别是犹太人与外邦人的关系。所以将它看为一
个广义的原则,就大错特错了。归根结底,惟独雅伟神才是“万
物之上,为万物之主”(林前 15:28)。
之所以没能正确明白像歌罗西书 3 11 节这样的经文,另一
个原因是外邦人的旧约基础薄弱,不太明白圣经里弥赛亚有多重
要。虽然知道“基督”、“弥赛亚”意思是“受膏者”,但其中的含
义已经不得而知。犹太人根本不会想到弥赛亚是神,但外邦人却
可以毫不犹豫地宣称“耶稣基督是神”。古叙利亚语译本圣经是这
样翻译歌罗西书 3 11 节的:“在此并不分外邦人、犹太人、受
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希腊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
弥赛亚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
遗失了犹太的根,就丢失了纯正的一神论,
结果三位一体论混乱了神的概念
三位一体论的“神”是什么意思呢?可以指父,可以指子,
可以指圣灵,还可以指三位当中任何两位的组合(比如父与子),
或者三位组合在一起。三位一体的神并非一位,甚至都不能用“位”
字,因为“他”是个“实质”(substance),其中包含三个位格。
把一个实质说成是“他”,这有悖于语言、逻辑规则,因为实质应
该是“它”。所以三位一体论将“神”降成了“它”。
而且既然神是由三个位格组成的,那么应该称他(确切说是
“它”)为“他们”,这才符合语言规则。三位一体论把“神”字
的意思弄得乱七八糟,结果每当一个三位一体论者讲到神,你都
不知道到底他是在说谁(比如三位中的哪一位);但通常都是指基
督。基督徒往往向耶稣祷告,最后还要说一句“奉耶稣的名”!
这个所谓从新约得出的模糊的“神”的概念,完全跟圣经所
启示的神背道而驰。圣经启示了这位神的名字:“雅伟”。至于“三
个位格在一个神体里”,这在旧约根本找不到一丝所谓的“证据”。
基督徒要想摆脱教义的迷雾,就必须明白他们所信的神根本不是
雅伟。如果他们想把雅伟跟三位一体的“父”划等号,那么他们
必须搞清楚:雅伟没有同等的“子”,雅伟的灵也不是与雅伟不同
的独立位格。你当然可以称他为“父”,但并非三位一体的概念。
遗憾的是,三位一体论把“父”的用法也搞得乱七八糟,必须界
定到底是从哪种意义上称神为“父”。
至于“子”,也是同样的情况。圣经是用“子”称呼弥赛亚(意
思是神的“受膏者”,诗 2:2),比如诗篇 2 7 节,雅伟说:“你
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今天”一词就限定了这件事发生的
时间,并非永恒。前一节经文也提到了这件事:“我已经立我的君,
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雅伟指派他的弥赛亚王统治世上列国,甚
至直到“地极”(8 节及以下)。这就是马太福音 28 19 节(及
以下)耶稣那番话的依据。所以“子”是在称呼弥赛亚,并非“永
恒的子”。
教会需要重新归向雅伟,停止一切歪曲神的概念的做法。惟
有这样,我们才能脱离错谬,回归真理——在雅伟那里,才能找
到真理。“我雅伟所讲的是公义,所说的是正直”(赛 45:19)。“雅
伟啊,求你将你的道指教我,我要照你的真理行;求你使我专心
敬畏你的名”(诗 86:11)。
三位一体论将“神”、“父”的意思弄得乱七八糟,结果每每
要用这些称号称呼“独一的真神”(约 17:3),就必须重新定义。
三位一体论竟然抢走了我们用以正确称呼独一真神的词汇!用三
位一体的术语根本无法正确表达圣经的一神论,那么我们该如何
称呼这位神呢?除了重新称呼他的名字“雅伟”,还能有更好的方
法吗?这样做也许会冒犯一些犹太人,按照他们的传统,直呼神
的圣名是禁忌——尽管他们的圣经指示他们要呼求他的名,也命
令他们要“指着他的名起誓”(申 6:13)。所以跟犹太人打交道时,
你可以用他们的转喻词“Adonai”称雅伟。无论如何,对于有信仰
的犹太人来说,每当提起圣经的“神”字,都是指雅伟。总之称
“雅伟”、“Adonai”都可以,人应该有这个自由。
其实为什么要遵守人为的禁令,不可称呼“雅伟”这个名字
呢?实在毫无道理。应该摈弃这一禁令,因为它根本不符合圣经,
事实上,圣经喜欢称呼这个名字,总共称呼了大概 7000 次!圣经
如此频频使用“雅伟”这个名字,几乎每一页都出现好几次,所
以所谓的害怕妄用神的名,这种论调毫无道理。要是有人说不该
用钱、不该开车等等,害怕滥用了这些东西,那么我们当然会看
为一派胡言。同样,英国人会不会提议禁止说出“伊丽莎白”的
名字,以防污辱了女王陛下?恰恰相反,我们喜欢说出所爱的人
的名字,正如自豪的父亲喜欢说出子女的名字。我觉得也许这就
是圣经经常出现雅伟名字的原因:他的子民喜欢提说他的名字。
追根溯源: 他们的橄榄树”,也是我们的
问题远远不止于此。耶稣以一句话总结道:“救恩是从犹太人
出来的”(约 4:22)。这并非民族主义言论,而是属灵的现实。正
如耶稣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 6:63),所
以从属肉体的角度去理解他的话,就会错会了意思。在约翰福音,
耶稣严厉责备犹太人,因为他们顽梗不信(旧约先知们也严厉责
备过他们)。正因如此,有些学者认为约翰福音带有反犹太人色彩。
但这句言简意赅的话——“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约 4:22)—
—就推翻了那种看法。旧约记载的“救恩历史”尤其显明出,犹
太人是神救恩的管道。而且这个管道并非一次性的,不是说一旦
我们从犹太人得到了救恩,就可以将他们丢弃一旁。“救恩”与“犹
太人”如此紧密相联,到一个地步,脱离了犹太人这棵“树”,也
就脱离了救恩。下来我们从圣经的话仔细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在罗马书 11 章,保罗将神的子民描绘成一棵橄榄树,它的根
可以追溯到亚伯拉罕甚至更早的人。这些敬虔人一同组成了这个
圣洁的树根(罗 11:16),与雅伟神关系深厚。犹太人是这棵橄榄
树的树枝,但因为他们不信,有些枝子被神折了下来(罗 11:17);
然而相信的犹太人,包括了保罗以及早期犹太教会的会众,依然
是树的一部分。被折下来的不信的“枝子”纵然很多,也不代表
说神已经丢弃了他的子民以色列。保罗信里这段话就是就这个事
实说的:“我且说,神弃绝了他的百姓吗?断乎没有!因为我也是
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属便雅悯支派的。神并没有弃绝他
预先所知道的百姓”(罗 11:1-2)。满有智慧、怜悯的神透过这些
折下来的不信的枝子,让相信的外邦人得以嫁接到这棵橄榄树上。
这棵橄榄树代表了神拣选的子民,也称作“蒙拣选的”(罗 11:5-7)。
这样,“因他们的过失,救恩便临到外邦人”(罗 11:11)。
这个赐予外邦人的救恩,也附带了一条严厉警告:“17 若有几
根枝子被折下来,你这野橄榄得接在其中,一同得着橄榄根的肥
汁,18 你就不可向旧枝子夸口;若是夸口,当知道不是你托着根,
乃是根托着你。”(罗 11 章)
这里将救恩描绘成被嫁接到了“橄榄树”上,从树根汲取属
灵生命和营养。枝子惟有牢牢地接在树上,才能存活;一旦被砍
下来,就死了。继续接在这棵树上,就有生命;被砍下来,就是
死亡。耶稣这位“救主”、“救赎主”是这棵树的关键部分(参看
11:26,赛 59:20),所以“因着信心与基督联合”是另外一种表
达方法,是在解释如何被接到这棵树上。嫁接是培植葡萄的一项
常规操作,难怪在约翰福音 15 1 节(及以下),耶稣也用了葡
萄树和枝子的图画来说明这一点。是雅伟神在嫁接、折剪,因为
他是“葡萄园主”,正如耶稣所说:“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
的人”(约 15:1)。耶稣也警告说,那些不结果子的枝子会被砍下
来丢掉:“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
扔在火里烧了”(约 15:6);但“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
这人就多结果子”(5 节)。
总而言之,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一旦从以色列这棵属
灵的“橄榄树”(或“葡萄树”,参看赛 5:1-7)上被砍下来,也就
失去了救恩。这正是保罗警告我们的,而不信的犹太人已经被砍
了下来(罗 11:22)。整段经文是这样说的:“19 你若说,那枝子被
折下来是特为叫我接上。20 不错,他们因为不信,所以被折下来;
你因为信,所以立得住。你不可自高,反要惧怕。21 神既不爱惜
原来的枝子,也必不爱惜你22 可见神的恩慈和严厉,向那跌倒
的人是严厉的,向你是有恩慈的。只要你长久在他的恩慈里,不
然,你也要被砍下来。”这些话已经说得再直白不过的了,可是仍
然不乏基督徒,特别是某些新教派系里的人,坚持说他们无论在
什么境况下,都不会失去救恩!圣经的话明明白白,人怎么会眼
瞎到这种地步呢?
另一方面,那些犹太人要是愿意重新归向他们的神,就会被
接回到橄榄树上:“23 而且他们若不是长久不信,仍要被接上,因
为神能够把他们从新接上。24 你是从那天生的野橄榄上砍下来的,
尚且逆着性得接在好橄榄上,何况这本树的枝子要接在本树上
呢!”留意最后几个字:“接在本树上”(“本树”即属于他们的树)。
靠神的恩典,这棵橄榄树原本是他们的。当然也是靠神的恩典,
这棵橄榄树也成了外邦人的,外邦人因着信心被接在了橄榄树上,
因为我们是凭信心成了“神的以色列民”(加 6:16)。当我们凭信
心被接在了橄榄树上,那么他们的橄榄树就也成了我们的橄榄树。
加拉太书 3 章:
7 所以你们要知道,那以信为本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29 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
业的了。
罗马书 2 章:“28 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
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29 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
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
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罗马书 4 章:“12 又作受割礼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礼,
并且按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未受割礼而信之踪迹去行的人。”
罗马书 9 章:“6 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因为从以色列生的,
不都是以色列人; 7 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作他的儿女;
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8 这就是说,肉身所生
的儿女不是神的儿女;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
腓立比书 3 章:“3 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
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
我们能够明白保罗这番话的意思吗?他岂不是在说人因着信
成为亚伯拉罕的子孙,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吗(加 3:29)?
人是借着信心成为神的儿子,并非靠血统出身。种族、宗教不能
决定一个人是不是犹太人,关键是“心里”(罗 2:29)是不是犹太
人。以色列的后代未必是以色列人,“惟独那应许的儿女(因着信
心)才算是后裔”(罗 9:8)。所以保罗告诉腓立比信徒(大多都是
外邦人):我们是“真受割礼的”(腓 3:3)。“割礼”是另一个形容
犹太人的常用词(弗 2:11;西 4:11;罗 3:304:9 等等),保罗是
在对腓立比信徒说:我们是真正的犹太人。
关键就是,真信徒(并非每一个基督徒)在神眼中是真犹太
人,是属灵的犹太人,他会得到神的称赞,而不是人的称赞(罗
2:29)。成为信徒就是成为真以色列人,真犹太人!难怪保罗说,
在基督里“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加 3:28,西 3:11)——只有
真以色列人,真亚伯拉罕的后裔(加 3:29),承受神的产业的,神
的选民,属灵的犹太人!神的教会里只有属灵的以色列人,都是
心里受了割礼的(罗 2:28-29,腓 3:3),即便并非所有人都受了肉
身割礼。詹姆斯·丹(James Dunn)在他厚厚的罗马书希腊文注
释书里,用神学术语这样写道:“外邦基督徒因为末世圣灵的恩赐
而欢喜快乐——末世的犹太人是外邦人,也是犹太人!”(摘自《罗
马书——经文字义注释》 RomansWord Biblical CommentaryWord
Publishing1991125 页,关于罗 2:28-29)。
使徒彼得写信鼓励那些受逼迫的信徒,提醒他们说:“你们是
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
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 2:9)。
这节经文是将旧约对以色列民说的话,应用在了教会身上(彼得
前书写作的年代,教会大部分还是犹太人)。彼得是在呼应申命记
7 6 节:“因为你归雅伟你神为圣洁的民,雅伟你神从地上的万
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参看玛 3:17 等等)。
所以我们所说的“犹太的根”,主要并不是指犹太教的各种传
统、礼仪,而是特别指圣经。这本圣经多少世纪来犹太人都极力
地守卫、呵护,小心翼翼地代代相传。他们对神的话、对一神论
的执着精神,实在让教会羞愧。犹太的根——最重要的是犹太圣
经,是留给我们的丰富的属灵产业。
此外也别忘了,伊斯兰教也出自犹太的根,这一点在古兰经
里随处可见。古兰经承认犹太圣经以及福音书是神的话,穆斯林
也承认自己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雅伟出于他的智慧和恩慈,选择透过犹太人的根提供生命。
我们一定要记住:枝子脱离了树,就不能存活。如果现在我们意
识到了(尽管以前不知道)自己是真以色列人、真犹太人,神已
经恩慈地将我们接在了这棵橄榄树上,则为什么要脱离它呢?
外邦人成为犹太人是借着改变信仰,这种概念对于犹太人来
说并不陌生,外邦人正是透过改变信仰,皈依犹太教,才成了犹
太教信徒。这是犹太教积极宣教的成果。耶稣说那些热心宣教的
法利赛人是:“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太 23:15)。今
天的以色列依然见得到黑皮肤(比如来自也门)、白皮肤的犹太国
民甚至犹太士兵,因为对犹太人来说,是不是犹太人主要不在于
种族,而在于宗教。所以在外邦人能否成为犹太人的问题上,新
约的概念与犹太人的概念并无差别,所不同的是这个转变是如何
发生的,保罗说是靠着在基督里的信心,以弗所书 2 章讲得一清
二楚:
11 所以你们应当记念,你们从前按肉体是外邦人,是称为没
受割礼的,这名原是那些凭人手在肉身上称为受割礼之人所起的。
12 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
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13 你们从前远离
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
在基督里,我们不再“被排斥在以色列民之外”(BDAG
politeias,关于弗 2:12),而是成了神选民的一分子。“神的以色列
民依然是神圣约之民……相信的外邦人也被纳入其中”(詹姆
斯·丹,《罗马书》,540 页,关于罗 9:6)。被纳入以色列民中的
深远意义在于,现在外邦人是“真受割礼的”(腓 3:3),“在所应
许的诸约上”不再是“局外人”(弗 2:12),而是“外邦归信者,
也得到了神应许以色列的祝福”(詹姆斯·丹,《罗马书》,534 页,
关于罗 9:4)。神赐给以色列的一切应许,在基督里赐给了我们(林
1:20)。所以保罗能够说,在基督里“万有全是你们的”(林前
3:21)。我们的产业简直丰富到无法想象:“如经上所记:‘神为爱
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
想到的【赛 64:4】”(林前 2:9)。所以有太多的理由要“感谢父,
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西 1:12)。
但今天甚少基督徒明白真信徒是“真受割礼的”,是真以色列
人。可见教会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完全脱离了犹太的根,也完全
脱离了新约教导。要记住:枝子一旦脱离树、脱离根,就不能存
活。所以这是属灵上生死攸关的大事。难怪脱离了犹太的根的外
邦教会落入了严重的教义错谬中。错谬就会引向死亡,现在应该
是觉醒的时候了,要听从神的话,“归向雅伟你们的神;因为他有
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
的灾”(珥 2:13)。雅伟这位以色列的神不只是犹太人的神,也是
一切“神的以色列民”(加 6:16)、神属灵的以色列民的神。可悲
的是,大多数基督徒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真以色列民会立志全
心爱他(可 12:30 等),学习尊崇他的名,因为他的名是“奇妙的”
(参看士 13:18,赛 28:29 等)。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版权所有 www.yahwehchina.com ©
联络:2971848014@qq.com(yhwhisonlyone@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