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网站!认识《圣经》所启示的独一真神(YHWH)雅伟!

雅伟-独一真神网站

分享交流 诗歌专栏 福音视频 圣经人物 婚姻家庭 资料下载 联络我们
研经工具 文学生活 圣经阅读 在线音乐 问答中心 图片壁纸 独一真神
      导航索引
鸣谢
前言
导论
一、主耶稣及其使徒明确的的一神论教导
二、唯有完全人才能成为救世主
三、重新审视基督徒对人的理解
四、三位一体论者神话了基督
五、希伯来圣经中的雅伟
六、基督教遗失了犹太的根-后患无穷
七、约翰福音 1 章 1 节“道”的旧约根源
八、道”是“Memra”
九、仔细查考约翰福音 1 章 1 节
十、雅伟降临在基督里“住在我们中间”
附录

第七章 约翰福音 1 章 1 节“道”的旧约根源【整章】

发布日期:2019-09-09 |
分享
加入收藏关注:
第七章
约翰福音 1 1 节“道”的旧约根源
“雅伟的道”,其中“道”是个集合名词,包括了一系列雅伟
发出命令的话(比如“要有光”,创 1:3);或者是来自雅伟的信息,
比如“雅伟的话临到”(临到亚伯兰、以利亚、耶利米等等),这
句话在旧约出现了超过 100 次。
我们必须明白一些基本事实,才能体会到“道”字是多么重
要。举个例子,人类要是不靠说话,彼此如何沟通呢?只消去到
一个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我们就能体会到个中滋味了,连最基
本的事情都无法沟通。哪怕只会几句当地话,都不无裨益。所以
话是人与人沟通的基本渠道,一切沟通都是靠话语,无论是讲出
来(各种声音),还是写出来(各种形式、符号、标记),或者是
以数码形式(比如计算机)显视出来。没有语言,就根本无法沟
通——除非是靠心灵感应,但科学上还不能确定心灵感应的真实
性。即便夫妻之间,彼此已经相当熟悉,甚至在很多情况下也能
够明白彼此的意念,但如果不用语言沟通,则就连日常生活琐事,
也无法具体确实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面部表情可以显露出某些情
绪,但这些情绪的内涵惟有用言语才能表达出来。然而我们在日
常生活中看语言是理所当然的,几乎忘记了这是人类不可或缺的
沟通工具。
道也是神与人沟通不可或缺的要素,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
沟通方法了。一个记号,比如神迹,如果我们能够阐释个中意义,
那么它传递出来的就是一篇信息;但要阐释个中意义,就必须用
话语。圣经往往解释了神行事的意思,不至于让人猜测臆断,最
后完全错会了意思。神希望我们认识他,所以他的话非常重要。
神与人的一切沟通都是靠他的话为媒介,要么说出来,要么写出
来,这一点我们必须掌握住。我们已经看见,人类一切的沟通尚
且以话为媒介,更何况神与人的沟通了,因为“神是个灵”(约
4:24);而且神是圣洁的,圣经经常强调,没有人能够直接见到神
还存活(出 33:20),所以他主要是靠言语交流向人启示自己。
世人不可能直接看见神,每当说到人看见神,比如以赛亚看
见了神的异象(赛 6:1 及以下),圣经解释说他看见的是神的“荣
耀”(约 12:41),并非神本身。同样,以西结看见的异象也并非神
本身,他抬头看见了透明的“水晶”:“活物的头以上有穹苍的形
像,看着像可畏的水晶,铺张在活物的头以上”(结 1:22)。在活
物上面,他又看见了一个宝座,“在宝座形像以上有仿佛人的形状”
26 节),“这就是雅伟荣耀的形像”(28 节)。跟以赛亚一样,以
西结看见的是“雅伟的荣耀”,而且他说这只不过是雅伟荣耀的“形
像”。关键就是,神是透过他的话或者荣耀,或者是两样并用,来
跟人交流的。比如以西结书 1 3 节:“雅伟的话特特临到布西的
儿子祭司以西结”,他就“得见神的异象”(结 1:1,“雅伟的荣耀”,
28 节)。正因如此,“道”和“荣耀”都是雅伟的转喻词(撒上 4:21-22
15:29;参看来 1:38:1),但道是神与人交流的主要渠道。
这一切非常有助于我们明白约翰福音,特别是提及了“道”
的两节经文:约翰福音 1 1 节和 14 节。重要的是,14 节同时
提及了“道”和“荣耀”(正如以西结书 1 章),正因为“道成了
肉身”,所以我们能够看见“他的荣耀”。“他”是指谁呢?整句话
的主语是“道”,可见使徒们看见的是道的荣光。透过在耶稣基督
这个人里面成为“肉身”,道将自己的荣耀显现了出来。所以“子”
一词并非单单指耶稣,而是住在他里面的道,道的荣耀在这个“独
生”子里面显现了出来:“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14 节)。这一
点对于明白约翰福音至关重要。一位论派(Unitarianism)的错误
是,以为“子”单单是指基督耶稣这个人;而三位一体论的错误
是,假设“子”指的是成为肉身的“子神”。惟有看“子”是 Shekinah
——是雅伟(以道的身份)住在了人当中——这才是对圣经启示
的正确理解。
三位一体基督论的奠基经文:约 1:1
毫无疑问,约翰福音前几节经文对于三位一体基督论至关重
要,是三位一体基督论的基石。关于这一点,美国肯塔基艾斯伯
里神学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新约教授本·威瑟林顿
Ben Witherington III)在他的书《智者耶稣》(Jesus the Sage
中有一段正确观察:“比之于新约其它经文,约翰福音 1 1-18
节尤其让基督徒深信神的儿子是太初就存在的,是神。早期教会
正是由此而得出了 logos(即神的儿子是‘道’)基督论以及成为
肉身的基本理解。”
像大多数神学家一样,威瑟林顿也承认约翰福音的前言,特
别是第一节经文,对于三位一体论至关重要。所以这一章我们就
从深入查考约翰福音的前言开始。
威瑟林顿在探讨约翰福音的前言时写道:“有明确的证据显
示,这是一首独立的赞美诗,约翰福音将之引用了过来。因为这
首赞美诗的很多关键字眼在整本约翰福音中再也没有出现过,比
如道(logos,恩典(charis),丰满(pleros)。而且 14 节说道来了、
住在我们当中(或在我们中间宿营居住),这个观念在约翰福音其
它地方也找不到。
“这首赞美诗应该称作散文式的诗歌,或者诗歌式的散文。
它在希腊原文里很有韵律节奏感,在好的英文译本里也看得出
来。”(《智者耶稣》,283 页)
值得注意的是,三位一体基督论引以为据的新约经文,主要
都是赞美诗,即诗歌体裁。除了约翰福音的前言,还有腓立比书
2 6-11 节,歌罗西书 1 章,希伯来书 1 章。还需要注意的是,
这些诗歌是在谈论基督(和神),并不是对基督说的(即敬拜他,
很多人却往往误以为是这样)。
像很多圣经学者一样,威瑟林顿也探索了 Logos 的出处,一直
追溯到旧约的智慧书以及其它早期文献。本章也会探讨这一点,
而且再看一看还可以追溯到哪些希伯来圣经经文,集思广益,好
明白约翰福音 1 1 Logos 是什么意思。我们就从出现“道”
字的经文开始查考,这些经文一定会有助于我们明白约翰福音 1
章的“道”。
= Logos = Dabar = Memra
希伯来圣经的Logos是什么?
两本希伯来文译本新约:联合圣经公会的希伯来文新约
1976)以及 Salkinson-Ginsberg 希伯来文新约,都将约翰福音 1
1 节的“Logos”(道)正确地翻译为希伯来字 dabar
Dabar(道)指的是任何一种言语交流,动词可以是“说,宣
布,交谈,命令,允诺,警告,恐吓,唱等等”意思;名词的意
思是“话,话语,演讲,事物等等”。正如在任何一种语言里,这
都是一个常见字:“两个字(动词、名词)在旧约的出现次数超过
2500 次,名词超过 1400 次,动词超过 1100 次”(TWOT)。
本书第 5 章最后提到说,慈爱是雅伟最典型的性情。所以他
的话也一定是他表达自己的主要方法,因而也是他自我启示的方
法。这就是“道”字的意义所在。慈爱的雅伟最渴望透过他的话,
赐福给地上每一个人。雨就是雅伟降福给大地的一种方式,雨水
浇灌植物,植物又为人类、动物提供食物。所以雨是他的话的一
种象征。
Dabar——以赛亚书 55 章的
地上的生命仰赖天上降下的雨,所以雨代表了神的话:“雨雪
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使撒种的
有种,使要吃的有粮。我口所出的话(dabar)也必如此,
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
然亨通。”(赛 55:10-11
雨跟约翰福音 1 章的“道”(Logos Memra)有几点重要的平
行之处:
① 从天而降,“滋润”(ravah,“浸润,浇灌”,BDB
伯来文英文词典)地土。
② 赐生命给植物(以及靠这些植物为生的动物),好为人类
提供食物。
③ 话是发出去的,也要返回。
④ 不会徒然返回,而是要成就发它出去的目的。平行经文特
别强调了这一点:“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
必然亨通。”
⑤ 完成任务后,又会回到神那里,正如雨水又蒸发成雾气,
返回天空,可以说它“复活了”。
这一切也都是约翰福音的要点,而且绝非巧合,足以证明了
这是约翰福音 1 章“道”的旧约出处。约翰福音与之对应的五个
要点可以简要归纳如下:
①“我是从上头来的”(约 8:23)。
②“我是生命”(约 11:2514:6)。
③ 父差了子来(约 10:36)。
④“我在地上已经荣耀你,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约
17:4);“成了”(约 19:30)。
⑤“我往父那里去”(约 16:10);“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
是你们的父”(约 20:17)。
此外,有趣的是,雨并非一次性的,它“从天而降”,又“返
回”天上,然后再次降下来。这就勾勒出了道的特点:从天而降,
是父差来的;给大地带来生命,在地上荣耀父的名;又返回父那
里去,还会再来。这一点是约翰福音耶稣的教导反复强调的,除
了上面提及的五个例子, 14-17 章耶稣最后的教导尤其反复强调了
这一点。很明显,是道(Logos Memra)在耶稣这个人里面说话,
因为道是在耶稣的身体里体现了出来。在约翰福音 13 33 节、
36 节,成了肉身的道已经开始讲论他要离开了,接下来的几章也
都谈到了这个话题(14:3418192815:2216:5710
1617222817:3811131823
道与灵
耶稣(道以他的身体为化身)应许门徒说,他离开后还会再
回来:“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约 14:18)。
这并非单单指他复活后、升天前向门徒们显现,并且跟他们聚集
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如果是指这段时间,则他升天后,岂不
是又撇下他们为“孤儿”了吗?那么他要怎样到他们这里来,才
不至于撇下他们为孤儿呢?他已经在前一节经文讲过了:“我要求
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就是
真理的圣灵”(约 14:16-17)。要想明白道与灵的关系,就必须回
到旧约。比如,“诸天藉雅伟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
(诗 33:6)。不会读原文的,就不知道这节经文中“命”与“气”
之间的联系了。在希腊文旧约,此处“命”是约翰福音 1 14
logos,“气”是 pneuma (灵),跟约翰福音乃至新约中圣灵的“灵”
是同一个字。在希伯来文旧约,此处“命”是 dabar,“灵”是 ruah
也是用来指神的灵的常用字。
圣经中“道”与“灵”是平行的,难怪耶稣能够轻而易举地
转变话题,刚刚说自己要离开,紧接着就说圣灵要来,门徒们不
至于成了“孤儿”。也正因如此,圣灵可以称作“基督的灵”(罗
8:9,彼前 1:11)或者“耶稣的灵”(徒 16:7,腓 1:19),所以“我
就常与你们同在”(太 28:20)。只要明白了道在耶稣里“成了肉身”
(约 1:14),一切便都豁然开朗。其实雅伟的道与雅伟的灵是雅伟
做工的不同形式,并非两个不同的位格。所以凡“从灵生的”(约
3:568),就是“藉着神活泼常存的道(logos)”而“蒙了重生”
(彼前 1:23),经历到了神“用真道(logos)生了”(雅 1:18)他。
很明显,道与灵并非两个不同的实体或位格,而是同一个属灵现
实的两面
恰恰相反,三位一体论却难以解释耶稣与圣灵的关系。这也
是东正教会 与罗马天 主教会的 分歧点 , 他 们争论的问 题是
Filioque”,意思是“也出于子”,即圣灵是惟独出于父,还是也
出于子。天主教会坚持圣灵是由父和子所差派的,东正教会则坚
决反对。东西方教会主要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不下,于 11 世纪(公
1054 年)正式决裂。赐下“合而为一的心”的圣灵(弗 4:3),
却成了分裂、不和的缘由。
正因为三位一体论将基督、圣灵划分为不同的神性位格(第
二位格〔基督〕、第三位格〔圣灵〕),才会引发种种问题。比如说,
虽然教会被称作“基督的身体”(罗 7:4,林前 10:16 等等),基督
是教会的头(弗 5:23,西 1:18 等等),但实际上却是另一位圣灵
(林前 12:11,参看 7-10 节)在主导,那么耶稣岂不成了教会的
“傀儡”吗?指挥身体的不是头,而是另一位,这岂不是咄咄怪
事?如此匪夷所思,怎么可能得出个合理的解释呢?
雨是道活泼的象征
10 雪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
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11 我口所出的也必如此,决不
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
通。”(赛 55:10-11
正如约翰福音 1 章的道,雨从天而降,给大地带来生命。没
有雨水灌溉大地、充满江河湖泊,大地就会一片干旱,而干旱带
来死亡。雨之所以带来了生命,是透过给出自己,浇灌干旱的大
地,滋润干渴的植物、动物、人类。众所周知,人没有食物还可
以坚持几个星期,没有水则几天就完了。雨可以跟撒种人所撒的
种子相比(可 4:26,“种子”就像“雨”一样,代表了“道”,路
8:11,彼前 1:23,参看太 13:19 及以下)。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
上文引用过的旧约经文称雨是“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
(赛 55:10)。雨也像种子一样,“落在地里死了”,之后就“结出
许多子粒来”(约 12:24)。所谓雨“死了”,意思是被仰赖雨水为
生的土地、植物吸收了;雨渗进了土地里,被“埋葬”了。但到
了一定时候,雨达成了目标,实现了带来生命的使命,因而“结
出许多子粒来”,那么它就会以看不见的水蒸气形式升到天上,回
到“属天”的形状——云彩,然后还会再成为雨,从天而降。
值得注意的是,使徒行传 2 33 节说到五旬节圣灵降下来赐
给教会时,就用了“浇灌”一词;而雨水降下也是这个词:“云中
倒出水来,天空发出响声”(诗 77:17)。路加福音 5 37 节酒“漏
出来”一词,跟使徒行传 2 33 节的“浇灌”也是同一个希腊原
文。此外,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上也用到了这个词,耶稣以酒代表
自己流出来的血:“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的”(可 14:24
22:20)。这一切都证实了雨水是如何生动、有力地描绘出了道
的作为
住在耶稣身体里的道就像雨一样,是世人的生命之水(约
4:14)。他也是生命的粮(约 6:33-35),被形容为吗哪,也像雨一
样,从天而降,在旷野上喂养了饥饿的以色列民四十年。然而不
喝水、不吃饭,我们也不能从中受益、得到营养,难怪耶稣从比
喻、属灵的角度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
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约 6:53 以及 54-56
63)。关键就是,除非你把道“吃下去”或者内在化,领受到内心
里,或者用保罗的话说,“把基督的道理(logos)丰丰富富地存在
心里”(西 3:16),否则道不能给你生命。
所以“道降下来”可以跟神赐下滋润万物的雨水相比较,将
生命的祝福带给了整个世界。
诗篇 107
下面这段重要经文用到了“道”字(希伯来文是 dabar,希腊
文七十士译本是 logos):
诗篇 107
19 于是他们在苦难中哀求雅伟,他从他们的祸患中拯救他们。
20 他发命(logos)医治他们,救他们脱离死亡(希伯来文的意
思是“深坑”;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是“腐败”,意思是死亡,坟墓)。
20 节对于明白约翰福音的道乃至新约救恩论至关重要。“救他
们脱离死亡”,英文 NIV 翻译为:“He rescued them from the grave
(他从坟墓中拯救了他们)。耶稣所行的医治身体的神迹是凸显了
这一事实:雅伟已经“发命医治他们”;也证明了雅伟透过在基督
里的拯救工作,救他们脱离了死亡
雅伟透过他在耶稣里成为肉身的道,成就了诗篇 107 20
的话:“他发命(七十士译本:Logos)医治他们,救他们脱离死
亡(七十士译本:腐败)”。由此可见,他拯救的道是在耶稣弥赛
亚里并且透过耶稣弥赛亚,来成就我们的救恩;也可见他的道并
非与雅伟不同的一个独立体。
雅伟与他的道不能被一分为二,因为他的道与他本身是不可
分割的,正如离开了他,人就不可能得到他的真理和他的救恩。
人说出来(或者写出来)的话,传达出去之后,的确成了一个独
立存在的信息;但神的话是离不开神的,因为神是无所不在的。
而且道在耶稣里成了肉身,这就恰恰说明道跟耶稣并非同一
位。雅伟在基督里是以道的身份做工,但不要将雅伟神与耶稣混
为一谈,似乎是同一个人。
有趣的是,古兰经(4:171)称耶稣为“神的精神(灵)”和“神
的一句话(道)”,这种洞见是来自人还是来自神的启示呢?但古
兰经并没有高抬神的这两个要素(道与灵),甚至将之说成是神以
外的独立位格,这就是三位一体论犯的错误。所以古兰经证实了
这一重要事实:神将自己的这两个要素差到了耶稣基督这个人里
面。这跟新约的启示是完全一致的。
雅伟的话
“雅伟的话”在旧约出现了 143 次,意思是从雅伟而来的信
息、宣告或者命令。有时候这信息是来自一个异象(比如撒上 3:1),
而且往往是启示给先知的,先知再传达给需要知道的人。但没有
一次把雅伟的话说成是一个位格。
同样,这个词在新约出现了 12 次(包括帖前 4:15),其中使
徒行传 9 次。没有一次说成是一个位格,而且一次都没有用作是
耶稣的称号。
诗篇 33 6 节:“诸天藉雅伟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
而成。”这节经文虽然只提到雅伟的话创造了诸天,但跟约翰福音
1 3 节也是有关联的。不过这也证明不了三位一体论,因为根
本没有说“道”是雅伟以外的另一个独立位格,甚至与雅伟是同
等的。
希腊文旧约(七十士译本)里的Logos
Logos”一字在希腊文旧约出现了 1239 次,基本上是“话”
的意思。“雅伟的话”或者“神的话”,意思是神透过他的仆人所
传达的信息。与智慧不同,“话”没有明显拟人化的例子,谁要将
logos 解释为人,就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鉴于旧约根本没有三位一体论的证据,所以大多数神学家(信
奉三位一体论的新约解经家们也都步其后尘)只好争辩说,约翰
著作中 Logos 的概念主要并非源自旧约,而是采纳自亚历山大的
犹太哲学家斐罗所修改过了的希腊哲学概念(斯多葛派、柏拉图
派等等)。即是说,约翰是从异教徒(外邦人)文化借用了“Logos”,
而不是引自神的话,引自旧约。总之,这就是在说神的“道”(约
1:1)并非出自神的话!三位一体论的“Logos”或者神的“道”并
非出自神的话,而是出自外邦哲学教导,这岂不是咄咄怪事?可
是外邦教会竟然心安理得,不以为怪!
当然,一般基督徒根本不知道这种三位一体 Logos 的概念是源
自何处,只是被告知 Logos 是子的名字,是三位一体中的第二位
格。他们不知道约翰福音里根本没有说 Logos 是耶稣(或子)的
称号。事实上,整个新约都找不到这种证据,甚至启示录里也找
不到。虽然启示录 19 13 节出现过一次这个称号,但可以肯定
是在指万军之主,因为他身后有大军相随(下一节是这样描述的)。
圣经是一致地把“道”(或 Memra)视作雅伟的转喻词,而就在三
节以后(启 19:16),雅伟被称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参看提
6:15)。
Logos从何而来?
要想最终明白约翰著作的 Logos,首先必须认清一样重要事
实:从圣经以外寻找 Logos 的出处,绝对是徒劳无功的,这一点
从基督徒(信奉三位一体的)研究约翰福音 1 Logos 的大量文
章、著作中清晰可见。同样,三位一体论将道解释为“子神”,这
种解释也无法在圣经内找到支持。
① 主张从希腊哲学寻找出处的人,似乎以为约翰是在给精通
哲学的人写福音书。他们没能看见的是,甚至直到今天,大多数
人都对哲学一无所知。所以即便你以为当中隐含了一些哲学概念,
但普通读者根本读不出来。
② 还有人主张 Logos 的概念是出自犹太哲学家斐罗,但情形
也是一样。首先,新约时代的普通以色列人肯定从未听闻过斐罗
——这位住在埃及的犹太宗教哲学家。以色列当时的通用语言是
亚兰文,而斐罗写的是希腊文。以色列人可能根本不熟悉希腊文,
更何况当时人受教育程度很低,往往目不识丁。其实那时候整个
世界包括讲希腊文的地区的教育水平都很低,一般民众根本不识
字。所以即便约翰本人知道斐罗(这一点也值得怀疑),他也不会
将斐罗的 Logos 概念派上用场,因为普通人对此一无所知。甚至
直到今天,很少神学家熟悉斐罗的哲学概念。此外,虽然斐罗确
实写过 Logos,可是他的 Logos 并非与雅伟不同的独立位格,而是
好像箴言里的智慧一样,是个拟人化了的形象。斐罗的 Logos
本不是与神同等的一个位格,所以根本不能拿来支持三位一体。
③ 旧约提到神的“道”的经文,也许只有两、三节可以说是
“道”的出处,但由此而确立三位一体的“道基督论”(Logos
Christology),则理论基础未免太脆弱了。况且我们已经看见,这
些经文都没有将“道”形容成一个神性位格,更谈不上是与雅伟
同等了。
④ 鉴于这种情况,有些三位一体论者竟然大胆地主张说,约
翰是综合了希腊哲学以及斐罗的概念,独创出了道的概念。显而
易见,这是毫无根据的假设,纯粹是为了要用三位一体教义解读
Logos,所以不择手段去找解释。
⑤ 要想明白约翰福音 1 1 节的 Logos,惟一切实可行的正
确途径是查考“Memra”,因为 Logos 就是 Memra 的希腊文。“Memra
是当时犹太教会非常熟悉的字,它在犹太人的亚兰文旧约译本
Targums)中经常出现,而当时犹太会堂用的就是 Targums。但
三位一体论者不愿从这个途径理解 Logos,原因只有一个:这是雅
伟的转喻词,不符合三位一体论!“圣经学者”怎会用这种理由拒
绝真理呢?实在匪夷所思!是不是真理,关键在于这个真理是否
符合三位一体论。他们用教义决定了如何解释圣经,完全本末倒
置了。这种做法所带来的属灵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Logos 的旧约根源
为什么我们要被人误导,以为约翰福音所提及的 Logos 是源自
希腊思想呢?其实约翰福音的前言已经清楚表明, Logos 是源自旧
约,特别是源自创世记 1 章,因为圣经一开篇就用了“太初”(或
“起初”)一词。约翰一书 1 1 节一开篇也用了“起初”一词,
Logos 与生命连在了一起。所以为什么要从圣经以外找 Logos
出处呢?
约翰福音 1 1 节可以这样诠释出来:“起初(即创 1:1)的
道是与神在一起的(在犹太人的亚兰文旧约译本中,道总是与神
如影随形,称作‘主的道’,Memra),这道(正如亚兰文译本里的
意思)就是神本身。”
希伯来圣经并没有章节之分(这是后人划分的),所以每卷书
的第一句话就代表了该卷书的名字。要想提到创世记,或者特别
是提到创世记 1 章,就说出一开始的几个字“起初”,正如约翰福
1 1-2 节那样。
但凡读过(更不用说查考过)圣经的人,都应该看得见一个
事实:圣经所启示的神是一位具有多种官能的神,比如他的灵,
意念,智慧,能力等等。为什么要把这个起初与神“同在”的道
(神借着道或者与道一起创造了万物)理解为另一位不同的神性
位格呢?为什么不能把道看成是神里面一个重要官能的表达呢?
为什么不能从参与、合一的角度理解“同在”的意思,却偏偏要
从分门别类的角度来理解呢?显然是外邦人的多神论思想在作
祟,结果一见到“同在”一词,就以为是在说另一位,于是就宣
布还有另一位与雅伟是同等、共存在的。这种观念完全与圣经背
道而驰,完全与圣经的一神论相矛盾。
但三位一体论者之所以如此解释约翰福音 1 1 节,还有更
复杂的原因。因为随着外邦教会兴起,外邦人领导缺乏甚至没有
犹太本源意识,结果外邦教会很快就遗失了犹太的根。举个例子,
很多甚至大多数拉丁语教会的领导们,包括神学界领军人物奥古
斯丁,几乎不懂新约希腊文,更不用说希伯来文了。甚至都忘了
耶稣是犹太人,忘了新约作者除了路加外,都是犹太人。结果解
释起圣经来,仿佛圣经是外邦人著作。每每提及神,似乎完全忘
了圣经所说的神惟独是指雅伟。神被视为了外邦人的神。毫无疑
问,“神是全地的王,神作王治理万国,神坐在他的圣宝座上”(诗
47:7-8)。但要“使他们(外邦人)知道,惟独你名为雅伟的,是
全地以上的至高者”(诗 83:18)。
还有更复杂的问题是,早期敌对犹太人的情绪已经开始在教
会中生了根(还没有发展到全面反犹太主义)。因为起初拒绝耶稣、
逼迫教会,想要把教会扼杀于摇篮中的,不正是犹太人吗?甚至
保罗(扫罗)还没有在大马士革路上遇见基督之前(林前 15:9
1:13),不也在助纣为虐吗?这种对犹太人的不满情绪,就令到
外邦人和犹太人之间的关系日益疏远。(参看詹姆斯·丹《犹太人
和基督徒:分道扬镳》〔Jews and Christians, the Parting of the Ways
一书“新约成书时期的反犹太人的问题”,177 页及以下。)
道与律法
犹太人认为,耶稣(以及保罗)的信息没有以律法(Torah
为中心。律法在犹太人的宗教、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所以公元
70 年圣殿被毁、犹太人亡国后,一些知名拉比便用律法召聚犹太
人。(看詹姆斯·丹《犹太人和基督徒:分道扬镳》,199 页第三
段)
约翰正是在那个年代写下福音书的。而且我们忽略了一个重
要事实:旧约经常称律法为神的道(参看篇幅较长的诗篇 119 篇)。
所以似乎就是在那个年代,拉比们正在 Javneh召开会议,商讨如
何确立以色列律法、神的道的中心地位,神就透过约翰传讲出了
这篇信息:神的道在弥赛亚耶稣的肉身里显现出来了。刚刚经历
亡国的犹太民族听见了这篇信息,一定会受到强烈的震撼。
犹太人相信,律法(Torah)就是神的话,在创造万物的时候
甚至创造万物之前,就已经存在了。约翰所讲的 Logos 未必惟独
指律法,但肯定在广义上也包含了律法。
英国杜伦大学(University of Durham)新约教授巴雷特(C. K.
Barrett)意识到了 Torah 是明白 Logos 的关键。他也注意到在拉比
教导中,“Torah 是太初就存在的,具有创造力和神性”。由此他又
颇有洞见地观察到了一点:“这种观念是约翰这句话的来源”(摘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ohn,关于“道与神同在”,129 页,粗
体是本书作者加的)。巴雷特接下来在他的注释书中反复用律法书
和智慧书来支持、阐明自己的论点。
道(Logos)与律法(Torah
诗篇 119 89 节,“雅伟啊,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
此处的“话”具体是指雅伟的律法(Torah)。这篇最长的诗篇(176
节经文),它的主题是律法(也称作“法度”、“律例”等等),律
法也反复被称作“你的话”。
为了深入明白这一点,我们来回顾一下雅伟赐下十诫(十诫
代表了律法)的情形。出埃及记 31 18 节说:“雅伟在西奈山和
摩西说完了话,就把两块法版交给他,是神用指头写的石版。”申
命记 9 10 节说:“雅伟把那两块石版交给我,是神用指头写的。
版上所写的,是照雅伟在大会的日子,在山上从火中对你们所说
的一切话(七十士译本是 logoi,是 logos 的复数形式)。”在西奈山
上,雅伟的话写在石版上,临到了以色列民;在基督里,雅伟的
话“写”在肉身上、人的生命里,临到了世人。
新约经常将律法与福音加以比较、对照,这一点在约翰福音
的前言也看得见,“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
稣基督来的。”(约 1:17)。罗马书经常提到律法与基督之间的关系
3:21-225:20-217:4258:310:4),这也是加拉太书的主
题(例 2:1619213:13245:4)。新约也将摩西与基督加以
比较、对照(林后 3:1314,来 3:5-68:5-611:24-26)。这一切
就意味着,摩西与律法对于以色列民的重要性,犹如基督与福音
对于世人的重要性,而后者在救恩大能以及赐人生命的果效上,
远远超过了前者。
在旧约可以看见律法与道之间的联系:
箴言 6 23 节:“因为诫命是灯,法则(torahnomos)是光,
训诲的责备是生命的道。”
“法则”就是在翻译“torah”一字。根据上下文,此处的“torah
最好是翻译为“律法”,因为它跟“诫命”是平行的。还需要注意
的是,这节经文将三样事连在了一起:律法(nomos),光(phōs),
生命(zōē)。这就不禁让人想起了约翰福音 1 4 节:“这生命(zōē
就是人的光(phōs)”。
下列经文也将 Logos 跟光连在了一起:“你的话(logos,此处
主要是指律法)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phōs)”(诗 119:105);
因为“雅伟啊,你是我的灯,雅伟必照明我的黑暗”(撒下 22:29)。
Logos Torah 的几点深入观察
非犹太人往往不知道律法对于犹太人有多重要。犹太人一生
的中心就是律法,日常生活的大事小情都以律法为指南——主耶
稣及使徒时代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犹太人是这样,流落到世界
各地的犹太人也是这样。
要知道,早期教会特别是保罗传福音的基本方针是,先传给
犹太人(罗 1:16,参看 2:9-10),再传给外邦人。这无疑也是约翰
福音的目标,因为约翰福音 20 31 节已经说出了写作目的:“要
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
因他的名得生命。”“基督”是希腊文的“弥赛亚”,这个词对犹太
人(并非外邦人)来说意义丰富。所以很明显,约翰福音首先是
写给犹太人的。
由此可见,犹太人也一定非常熟悉“Logos(道)”一词,所以
我们必须力求明白犹太人(约翰的写作对象)是如何理解这个词
的。事实上,犹太人非常熟悉神的“道”的概念,它是指:① 律
法(上文已经看见);② 智慧,耶稣说自己是智慧的化身(太 11:19
7:3511:49);③“雅伟的话”,是透过很多旧约先知传给以色
列的(赛 1:10 等);也是他发出去,在世上成就他旨意的话(赛
55:10 及以下);④ 雅伟有创造大能的话,比如诗 33:6;⑤ 最主
要是指犹太人所熟悉的出自亚兰文译本的 Memra(道),下来我们
会详细探讨。
看过了希伯来圣经谈及“道”的经文,显然犹太人明白约翰
福音 1 1 节的“道”跟这些经文的关联,不至于不知所云。但
真正让他们感到震撼的是,约翰强调道在肉身里显现了,就在弥
赛亚耶稣基督里。这番话对于他们来说真是石破天惊。
在犹太人思想、教导中, 律法
是彼此认同的
大多数基督徒不太知道约翰时代(以及以后)的犹太人是如
何看待律法(神的话)的。不妨思考一下《犹太百科》(Jewish
Encyclopedia)的一段话:
太初就存在的 Torah
Torah 比世界还要早,因为它的出现时间要么在 947 代以前
Zeb. 116a, and parallels),要么在创世 2000 年以前(Gen. R. viii.,
and parallels; Weber, ‘Jüdische Theologie’, 15 页)。起初的摩西五经
就像天上万物一样,是由火构成的,在白色火焰中写出了火一般
的黑色文字(Yer. Shek. 49a, and parallels; Blau, ‘Althebräisches
Buchwesen’, 156 页)。
“神在创造世界的时候跟它商量过,因为它本身就是智慧
Tan., Bereshit, passim),是神最早的启示,是神在启示自己。律
法是完整地赐给了全世代、全人类,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的启示
了。律法也赐给了所有讲不同语言的民族,因为神启示的声音是
七十倍(Weber, I.c. 16-20 页;Blau, ‘Zur Einleitung in die Heilige
Schrift,’ 84-100 页)。
“律法永远闪耀,被七十个民族的文士摘录了下来(Bacher
Ag. Tan.ii. 203416),所有的圣徒著作和先知的话都包括在
TorahTa′an. 9a里。所以如果以色列民没有犯罪,那么神只
会赐给他们摩西五经(Ned. 22b)。所有的圣徒著作和先知的话都
会成为过去,但 Torah 会存到永远(Yer. Meg. 70d)。Torah 的每一
个字母都是活的……每一个字母都不会废去(Lev. R. xix.; Yer.
Sanh. 20c; Cant. R. 5,11; comp. Bacher, I.c. ii. 123, note 5)。每一个
字母都是人格化的,在创造世界时已经活跃了(Bacher, I.c. i.347)。
“以色列透过受苦,才得到了这笔宝藏(Ber. 5a and parallels),
因为书与刀都是来自天上,以色列必须选择其一(Sifre, Deut. 40,
end; Bacher, I.c. ii 402, note 5);凡否认从天而来的 Torah 的人,就
会失去来生(Sanh. x. 1)。”(Jewish Encyclopedia,Torah”)
Torah 是神的话
如果 Logos 是神的话,而神的话对于犹太人来说就是 Torah
现在这个太初就存在的 Torah 在弥赛亚耶稣里成了肉身,那么可想
而知犹太人会是多么震惊。
上文引用的《犹太百科》那段话,有些竟然跟约翰福音 1 1
节非常相似,留意下面的比较:
太初有道——“Torah 比世界还要早,因为它的出现时间……
在创世以前。”
道与神同在——“神在创造世界的时候跟它商量过,因为它
本身就是智慧(Tan., Bereshit, passim)”。
道就是神——“是神最早的启示,是神在启示自己。”
这些相似之处太奇妙了,特别是别忘了《犹太百科》是犹太
人写的,并非基督徒写的,犹太人只不过是记载下了他们自古以
来的坚定信仰。熟悉犹太人的信仰,特别是他们对 Torah 的信奉,
显然可以帮助我们明白约翰福音乃至整本新约是如何向犹太人传
福音的。这些犹太人所信奉的概念未必全都写在了圣经里,而是
从圣经启示中得出的合理推断。
相似之处不止于此,以下还有几点:
①“律法是完整地赐给了全世代、全人类,除此之外再没有
其它的启示了。律法也赐给了所有讲不同语言的民族,因为神启
示的声音是七十倍(Weber, I.c. 16-20 页; Blau, ‘Zur Einleitung in die
Heilige Schrift,’ 84-100 页)。律法永远闪耀……”(《犹太百科》,
粗体是本书作者加的)
约翰福音:Logos 是光(即神的启示),Logos 在弥赛亚耶稣里
面是“世上的光”(约 8:129:5)。
②“律法会存到永远……律法的每一个字母都是活的(即本
身有生命)。律法的每一个字母都是人格化的,在创造世界时已经
活跃了”(《犹太百科》)。
约翰福音:父“赐给他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约 5:26)。
比较一下马太福音 5 18 节:“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
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
a. 律法“从天而降……凡否认从天而来的 Torah 的人,就
会失去来生(Sanh. x. 1)。”
b. 谁脱离了律法,立刻就会死亡('Ab. Zarah 3b);因为火会
吞噬他,他就会落入地狱(B. B. 79a)。
c. “早期的犹太会堂已经在传讲摩西五经是源自神的,摩西
只不过是把听见的记录了下来。”(a-c, 《犹太百科》,粗体是本书
作者加的)
约翰福音:子是“从天降下”的(约 3:13316:38)。
犹太教教导强调,相信 Torah 是得永生或者“来生”的关键。
同样,约翰福音乃至整个新约教导强调,相信基督是得永生的关
键。
罗马书 10:6-9
新约也教导 Torah 与基督是彼此认同的,罗马书 10 6-9
证实了这一点:
6 惟有出于信心的义如此说:“你不要心里说,谁要升到天上
去呢(就是要领下基督来)?
7 谁要下到阴间去呢(就是要领基督从死里上来)?”
8 他到底怎么说呢?他说:“这道离你不远,正在你口里,在
你心里。”就是我们所传信主的道。
9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
6 节、8 节是引自申命记 30 11-14 节:“11 我今日所吩咐你
的诫命,不是你难行的,也不是离你远的。12 不是在天上,使你
说:‘谁替我们上天取下来,使我们听见可以遵行呢?’13 也不是
在海外,使你说:‘谁替我们过海取了来,使我们听见可以遵行
呢?’14 这话却离你甚近,就在你口中,在你心里,使你可以遵
行。”
从罗马书、申命记这段话的对比可见,保罗看律法与基督是
等同的。更奇妙的是,这番话原本是摩西说的(申 30:11“我今日
所吩咐你的……”),保罗却说是“出于信心的义如此说”(罗 10:6)。
结果摩西成了“信心的义”的代言人!这当然是事实,因为摩西
向来既是有信心的人(来 11:24-29,“信心”一字出现了 4 次),
又是义的楷模。保罗不但没有排斥摩西,还说摩西是在为基督说
话。
有些基督教学者把保罗说成了一个敌视律法的人,丝毫不理
会保罗恰恰相反的言论:“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吗?断乎不是!
更是坚固律法”(罗 3:31)。“爱就完全了律法”(罗 13:810,加
5:14)。如果律法已经作废了,保罗为什么还在意完全律法呢?
要查考律法的关系?
Christianity in Jewish TermsWestview Press, 2000)一书中有
一篇名为“Judaism and Incarnation”(犹太教与神以肉身显现)的
文章,作者是犹太学者、纽约大学希伯来语研究教授及宗教系主
任艾略特·夫森(Elliot R. Wolfson)。从这篇文章可以看见,神在
肉身显现的概念(就如约 1:14 所说的道在肉身显现)对于犹太人
来说并不陌生。以下是艾略特·夫森的一些观察,颇有启发:
“律法就如神
“据我看来,许多拉比的著作显示出,拉比是接受神以肉身
显现这种神学观的,只不过这种观点都被修饰过了,好迎合犹太
教禁止塑造偶像的禁忌。当然也无可否认,拉比著作中也有明确
反对基督‘道成肉身’的言论,但这是否意味着我们不能用‘神
以肉身显现’来形容拉比们所提倡的神学观呢?我不这么认为,
从以下讨论可以看见,神以肉身显现的神学观对于犹太法学的世
界观极其重要。”(246 页)
“正如早期基督教解经家看见神在基督里成了肉身,拉比们
也领悟到 Torah 是神形像的化身。”(247 页)
“我要着重指出的一点是,拉比们有一种观点跟神以肉身显
现的观念非常相近。这种观点说,人如果学习 Torah,就会立刻经
历到神的同在。这并不是一种夸张的表达方法,而是认为 Torah
是神的荣耀的化身。”(247 页)
夫森也指出了拉比的另一种观念:“神的名跟 Torah 是可以互
换的”(248 页),“神的名就等同于 Torah”,“拉比们宣称 Torah
神借以创造世界的工具的同时,也暗示了万物是以神的名造的”
(摘自 248 页)。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将这三句话中的“Torah”换成“道”,那
么就可以完全明白约翰福音 1 章的“道”是什么意思了。我们迟
些查考亚兰文的“道”——“Memra”,就会清楚看见,“神的名跟
道是可以互换的”,“神的名就等同于道”,“约翰宣称道是神借以
创造世界的工具的同时,也暗示了万物是以神的名造的”。如果我
如此借用夫森教授的观点来解释道,那么犹太教的拉比们肯定不
会反对(只要不是从三位一体基督论的角度来理解,这也是夫森
所强调的)。
夫森在文章的下一页(249 页)又提及说,拉比认为“Torah
就等同于 YHVH”,可以“看 Torah 为神的名”;此外,“古人相信,
天地是借着神的名创造的(而 YHVH 的头两个字母 yod he 可以
用来代表这个名),这种观念在次经、拉比文献以及犹太神秘主义
文献中都得到了证实。”这番话对于我们明白约翰福音的前言极有
启发性,约翰福音 1 3 节、10 节说,一切都是借着(dia)道创
造的(dia 配上了所有格,即“借着、透过”)。
圣经语言中的转喻词
如果不想陷入混乱、错谬里,那么我们就必须明白:“道”这
类词是转喻词。但问题是,它在转喻什么呢?必须特别留意圣经
语言中的转喻词(metonymy)、提喻法(synecdoche)。所谓提喻
法,意思是以局部代表整体。一个常见例子是,“面包”代表了“食
物”或者日用饮食(“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太 6:11
11:3)。比如“水手”、“打手”都是指人,所以“手”是“人”
的转喻词。再比如英文“the long arm of the law”,意思是法律的
力量很大,一定能将恶人绳之以法。“Arm”(膀臂)就是行动、
力量的转喻词。这跟圣经的用法非常相似,“主的膀臂”指的是神
大能的作为。旧约有几个转喻式的形象,比如“主的手”,他的智
慧,他的光,他的灵等等,每一个都代表了神本身。
三位一体论的 Logos 概念,正是没能明白圣经转喻式语言的结
果。以下是圣经转喻式语言的几个例子:
道和雅伟的膀臂
雅伟的“道”(dabarlogos)无异于他的“膀臂”,根本不是
雅伟以外的独立位格。下列经文可以帮助我们明白“雅伟的膀臂”
是什么意思:
以赛亚书 51 9 节:“雅伟的膀臂啊,兴起!兴起!以能力
为衣穿上,像古时的年日、上古的世代兴起一样。从前砍碎拉哈
伯、刺透大鱼的,不是你吗?”
以赛亚书 40 10 节:“主雅伟必像大能者临到,他的膀臂
为他掌权。他的赏赐在他那里,他的报应在他面前。”
以赛亚书 30 30 节:“雅伟必使人听他威严的声音,又显
降罚的膀臂和他怒中的忿恨,并吞灭火焰与霹雷、暴风、冰雹。”
以赛亚书 48 14 节:“你们都当聚集而听,他们内中谁说过
这些事?雅伟所爱的人,必向巴比伦行他所喜悦的事,他的膀臂
也要加在迦勒底人身上。”
路加福音 1 51 节:“他用膀臂施展大以能,那狂傲的人正
心里妄想,就被他赶散了。”
还有约翰福音 12 38 节:“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
‘主啊,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主的膀臂向谁显露呢?’”这是引
自以赛亚书 53 1 节:“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雅伟的膀臂向谁
显露呢?”
雅伟的膀臂是拟人化描述
以赛亚书 63 12 节:“使他荣耀的膀臂在摩西的右手边行动,
在他们前面将水分开,要建立自己永远的名。”
此处雅伟的膀臂似乎是一个不同的个体,他在摩西的右手边
行动,分开了海水,“要建立自己永远的名”!
雅伟的手
再思考一下雅伟的“手”与他的“道”(七十士译本,logos
的平行之处:
以赛亚书 48 13 节上半节:“我手立了地的根基,我右手铺
张诸天。”
诗篇 33 6 节:“诸天藉雅伟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
而成。”
以赛亚书 48 13 节说神的“手”创造了天地,那么我们是
不是可以得出结论说,神的“手”是神以外的另一位格?如果不
能这样下结论,则我们又怎能从诗篇 33 6 节“雅伟的道创造了
诸天”得出结论说,这是约翰福音 1 1 节的旧约基础,可见道
是雅伟以外的另一位格,好像三位一体论所坚持的?如果旧约中
雅伟的道并不支持三位一体论对约翰福音 1 1 节的解释,那么
可以坦白说,三位一体论的这种解释根本没有旧约根据,因为旧
约的“道”都是雅伟本身的转喻词,就像他的“膀臂”、“手”一
样。
1:1太初:与创世记明显的联系
前文已经指出,希伯来圣经没有章节(不像现在的圣经),想
提哪一本书,就说出一开篇的几个字,比如想提创世记,就说“起
初”。所以“太初”未必单单指创世记第 1 节或者第 1 章,可能是
刻意包括了整本创世记,特别是创世记中雅伟独特、奇妙的自我
启示。这个信息就是:创世记中跟人亲近、非常关心人的那位雅
伟,现在在基督肉身里显现了出来,“住在我们中间”(约 1:14),
更加与人亲近了。
我们在创世记也看见,雅伟神常与人沟通、说话,“道”的概
念贯穿了整本创世记,既包括了神创造的话,也包括了神与人沟
通的话。所以“神的道”的概念是牢牢地扎根于创世记,并且绵
延至了整本圣经。“道”本身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这是谁的道,而
圣经所说的道是指神的道。这是神说的话,神在跟谁说话呢?岂
不是我们——他的创造物,他的子民吗?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
“道”是神内蕴性的体现。
神借着他的道与我们沟通,也向我们说话。他向我们传达出
他的道的内涵,可以称作真理、光、生命等等。神赐下他的道并
非单单告诉我们一些事情,而是借此将他自己给了我们。如果不
拥有他,就无法拥有他的生命,因为他所赐的生命是不能脱离他
而独立存在的。由此可见,一切生命都不能脱离他而独立存在,
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难怪耶稣能够说,“两个麻雀不是
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太
10:29)。也难怪保罗能够认同希腊人的一首诗,因为诗人正确地
洞见到了“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 17:28)。
所以约翰福音 1 1 节(及以下)的道并非什么奥秘,也许
可以称作“奥秘”的是“道成了肉身”,这是约翰福音前言(1:1-18
的重点,也是“基督的奥秘”(弗 3:4,西 4:3)的意思。以下从
Memra 的角度来详细探讨。
Logos(道)即 Memra
我们已经详细探讨了“道”的旧约根源,现在才发现,要想
深入明白“道”的涵义,则不能单靠旧约。三位一体论的神学家
们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便以为无迹可寻,惟有求助于希腊哲学。
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希腊哲学也于事无补,最后就干脆大胆地得
出个结论:道是约翰自己独创出来的概念。可是这种结论又跟学
者们发现的另一个事实相抵触:约翰的前言其实是一首诗歌,约
翰将之引用进了福音书里。即是说,约翰的前言根本不是约翰写
的,这就彻底否定了约翰独创了道的概念的说法。恰恰相反,事
实证明早期教会非常熟悉“道”,所以才将“道”写进了这首诗歌
里,而约翰又以这首诗歌做了福音书的前言。
单凭旧约几节经文,的确不足以明白约翰福音前言的道。不
过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谈的旧约主要是希伯来圣经。我们已经提
过,基督及早期教会时代的人讲的是亚兰文,并非希伯来文。没
有考虑到这个重要因素而探讨道,结果就是要么无功而返,要么
落入三位一体的错谬,将道解释为毫无圣经根据的“子神”。
新约时代的犹太会堂每周都会高声诵读希伯来圣经,可是必
须再用亚兰文讲解给会众听。这些讲解被称作“targums”(意思
是“翻译”),也就是学者所称的“亚兰文旧约”。查考亚兰文旧约
的“道”(Memra),就会清晰、有力地证实我们从希伯来旧约查考
“道”字所掌握到的一些认识。即是说,约翰福音 1 1 节“道”
的旧约根源,可以最终追溯到亚兰文旧约
希腊文的 logos,翻译成亚兰文就是 Memra。亚兰文是当时以
色列(巴勒斯坦)通用语言,所以以色列人在会堂里经常听得见
Memra,他们把它理解为雅伟名字的一种形式,或者干脆就是雅伟
本身。《犹太百科》给 Memra 下了一个言简意赅的定义:“‘道’是
神的创造能力、神的指令、神说的话,在物质和思想世界彰显出
神的大能;这个词特别在亚兰文旧约译本里用来代替‘主’。”证
据确凿,我们完全可以下结论说:约翰肯定熟悉亚兰文旧约,约
翰时代的以色列人也肯定非常熟悉。
为什么外邦基督教神学家不停下来质疑一下自己的假设呢?
他们应该问的是:犹太使徒约翰写的福音书前言的重点——logos
为什么要采纳希腊(外邦人)哲学概念呢?别忘了犹太人明明有
自己的资源——亚兰文旧约,至少一世纪的犹太人都耳熟能详,
何必舍近求远呢?答案显而易见:犹太人众所周知的概念,外邦
人却不知道。外邦人的思维就是外邦式的,很少人熟悉犹太人的
生活、文化、语言。
教会早期“教父”似乎对犹太教一无所知,这也是今天基督
徒及教会领导的情况。基督教神学院往往没有犹太教这门课,甚
至圣经希伯来文也只不过是选修课而已。多少基督徒听过 Memra
呢?所以当我们不断被告知“logos 是源自希腊思想”时,又有谁
能够指出真正的答案是源自旧约,特别是亚兰文旧约呢?
三位一体论与旧约
旧约没有丝毫证据显示 logos 是一个位格,这是千真万确、无
可否认的事实。在七十士译本中,logos 出现了 1239 次,但没有
一次显示 logos 具有位格特性。即是说,旧约根本不存在一个叫
logos”的位格。三位一体论的神学家完全意识到了这一事实。
《解经者的评注》(The Expositor’s Commentary)在讲解约翰福音
1 1 节的时候,只能勉强引用诗篇 33 6 节(七十士译本 32
6 节),“诸天藉雅伟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但这
节经文又如何帮助我们明白约翰福音 1 1 节呢?诗篇 33 6
“雅伟的命”等同于雅伟的“气”(因为是平行的,“气”也指“灵”),
而整句话指的是创世记神创造万物,特别是局限于(约 1:3 是没
有局限的)“诸天”以及“万象”。而且关键就是,这里也丝毫看
不出 logos 是一个位格。
事实证明,三位一体论将约翰福音 1 1 节的 Logos 解释为三
位一体中的第二位,这根本是经不住检验推敲的,旧约丝毫没有
这种证据。翻阅一下相关的学术界著作,也没有一本书能够提供
一个旧约证据,证明太初就有一个位格,名叫 Logos。所以即便我
们想用 Logos 作为基石,建立“子神”的教义(建立不起这个教
义,三位一体论就土崩瓦解了),可是我们根本找不到旧约根据,
无论是希伯来文旧约还是亚兰文旧约。那么,旧约智慧的概念能
否有所帮助呢?
Logos 犹如智慧:智慧基督论
箴言将智慧(希伯来文、希腊文都是女性词,而 logos 是男性
词)说成了好像是一个人,但众所周知,箴言是诗化、比喻式的
语言,不能照字面意思生搬硬套。圣经从来没有将智慧看成是一
个人,更不用说是神以外的另一个位格(或“神体”中的另一个
位格)了。
威瑟林顿教授在探讨约翰福音前言时继续这样写道:“这首诗
歌(‘智慧诗歌’,287 页)的题材明显取自创世记 1 章,两段经
文都以‘起初’(或‘太初’)开始。创世记讲述的是神如何用他
的话创造了宇宙,这里也说万物是藉着道造的。无论诗歌的作者
如何引用创世记, 但创世记 1 章完全没有提到一个拟人化的属性,
更没有提到有另一个位格帮助神创造了万物。诗歌所引用的创世
记题材,是跟旧约的智慧以及后来犹太人的智慧著作有关的,智
慧是创作这首诗歌的主题和形式。除了箴言 3 章以外,我们也得
参考箴言 8 1 节至 9 6 那里说拟人化的智慧也在创造的
现场,还说她呼召神的子民返回正路,为他们提供从神而来的生
命和恩惠(参看 8:35)。”(摘自《智者耶稣》,284 页,粗体是本
书作者加的)
从以上这段话以及书名《智者耶稣》可见,威瑟林顿是从所
谓“智慧基督论”的角度来解释 Logos 的。旧约的智慧无疑非常
有助于我们明白约翰福音 1 1 节(及以下)logos 的意思,本书
以后还会深入探讨。但威瑟林顿的最后一句话(见上文引用)似
乎没有明确指出,箴言中“拟人化”的智慧是一种拟人化的描述
方法,并非真是一个人,不过也许威瑟林顿假设读者已经知道了
这一点。三位一体论当然想坚持 Logos 是不同于神的另一位神性
位格,却又跟神共享本质,因而是与神同等的。但这一切都无法
从箴言的智慧找到证据,在创世记 1 章也找不到证据,威瑟林顿
也承认了这一点。简单来说,旧约根本没有这样一位 Logos 位格。
道与神的灵
① 旧约提及神的灵的经文很少:
“雅伟的灵”(ruach Yahweh26 次,其中士师记 7
次。
“神的灵”(ruach elohim16 次,其中撒母耳记
8 次。
“我的灵”12 次。
“他的灵”4 次。
“灵”历代志上 1 次,民数记 4 次,以西结书 7 次,以赛亚
书(32:151 次,共 13 次。
全部加起来才 71 次,非常少,可见在旧约启示中,灵(神的
灵)并非一个重要角色。相比之下,仅创世记一卷书就提到了亚
伯拉罕 110 次,旧约提到了大卫 1025 次。
② 旧约从未视灵为雅伟以外的独立位格
旧约不但提及灵的次数很少,而且更重要的是,旧约没有丝
毫证据支持灵是雅伟以外的独立位格。即是说,从灵的角色来说,
三位一体教义毫无旧约根据。
神以圣灵的形式向以色列说话(麦纳马拉)
“犹太教看圣灵(ruach haqqodes)是神向人传达他意念的形
式。”(麦纳马拉〔McNamara〕,《亚兰文译本与新约》〔Targum and
Testament〕,107 页)
“神以圣灵的形式向以色列说话。拉比文章也以不同方式表
达出了这种概念。在有些经文中,‘圣灵’可以用别的词替代,比
如‘Shekinah’(荣耀)、‘Dibbera’(道)、‘Bath Qol’(声音)这类
词。事实上,有些句子用了‘圣灵’一词,平行句子就用了另外
的词,在某些内容中,这些都成了同义词。”(麦纳马拉,108 页)。
“(在拉比文章中)‘灵’字通常没有采用大写形式,为的是
避免跟基督教‘灵是神以外的独立位格’的观念混为一谈。以下
引文再次看见,犹太教认为道跟‘圣灵’(前文引述过)一样,也
是神向人传达他旨意的形式:
DibburaNeofiti 亚兰文译本:Dibbera),即道,正如我们已
经说过的,这是巴勒斯坦亚兰文译本旧约经常用的词,指的是神
向人传达旨意的形式。”(麦纳马拉,109 页)
德 国 知 名 神 学 家 孔 汉 思 ( Hans Küng ) 在 其 《基 督 教 》
Christianity)一书中讲到了灵,现摘录全段如下:
“灵是什么?
“这个问题我们也必须从犹太传统入手,根据希伯来圣经以
及新约圣经,神是灵,希伯来文 ruach(灵)是女性词,字义是气、
气息、风。有形的却又触摸不到,看不见却大有能力,像空气一
样,是生命不可或缺的要素,像风暴一样充满了能量——这就是
灵。总之是发自神的大能大力,无形地在个人及以色列民当中动
工,也在教会、在世界动工。这灵是圣洁的,跟不圣洁的人的灵、
人的世界截然不同,这是神的灵。圣灵(并非律法)是基督徒信
仰的动力。
“要小心一些错误理解:根据新约,圣灵并非(宗教史上经
常发生这种误解)介于神与人之间、独立于神之外的第三位,并
非神奇的、有实质的、超自然的一种大能流(不是属灵的‘事物’),
也不是泛灵论的一种神秘活物(好像灵界活物、鬼怪),圣灵其实
就是神本身。神以圣灵的形式接近人类、接近世界,在当中有能
力地控制一切,却不受人控制,既给出生命,又有审判能力,既
是恩赐,又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所以神的灵不可能与神分开,
就像阳光不可能与太阳分开一样。如果我们问这位看不见、摸不
着、难以捉摸的神是如何接近信徒、与信徒同在的,那么新约的
答案是一致的。神在灵里与人亲近:他在灵里,也借着灵,他就
是灵。”(摘自孔汉思《基督教》,42 页,粗体是原书作者加的)
Logos 与灵
道的本质就是灵,二者在圣经中是不可分割的。“诸天藉雅伟
的命而造,万象藉他口中的气而成”(诗 33:6)。“气”,希伯来原
文是 ruach,希腊文是 pneumaruach pneuma 在各自的语言里都
是“灵”的意思。约伯记 33 4 节说,“神的灵造我,全能者的
使我得生。”
神的道与神的灵之间的关系,也可以从这些经文中看见:哥
林多前书 2 12 节,约翰福音 3 34 节,6 63 节。此外,约
翰福音 3 8 节说到“从灵生的”;而彼得前书 1 23 节说,人
重生是“藉着神活泼常存的道”。
道与灵的关系可以这样来描述:道是形式,灵是内容。道就
好比“种子”(太 13:192022 等等),蕴藏着生命的灵。所以
使徒彼得能够称之为“神活泼的道”。这样,当道在基督这个人里
面“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 1:14),那么神就以生命、光、
真理、恩典、救恩的形式与我们同在了。而最重要的是,神的灵
在基督里彰显了出来,因为正如约翰所说,“从他丰满的恩典里,
我们都领受了”(约 1:16)。
既然生命蕴藏在了道(Logos)里面,所以这是“生命的道”
(约一 1:2)。在圣经中,生命与灵经常如影相随,其实人的生命
也跟人的灵如影相随,雅各书 2 26 节说,“身体没有灵魂是死
的”。使徒在罗马书 8 2 节说到“赐生命的灵”。至于“道”,在
哥林多后书 3 6 节,保罗将律法(也是神的话)与灵作对比:
“字句(即律法)是叫人死,精意(原文是‘灵’)是叫人活”(参
看罗 7:6 下半节)。在约翰福音 6 63 节,耶稣说:“叫人活着的
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生
命的道”也可以称作“真理的道”(西 1:5,提后 2:15 等等),“仁
义的道理”(来 5:13),“信主的道”(罗 10:8)!真的是丰丰满满,
正如约翰福音 1 16 节所说,那些在基督里的人都领受了这一切
丰盛。
这是雅伟的道(Memra Logos)的丰满,因为接下来(17 节)
约翰福音才第一次提到“耶稣基督”。正是雅伟的道的丰满,充满
了基督这个人。歌罗西书 2 9 节也用了“丰满”(pleroma)一词:
“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基督里面。”道的
丰盛显然就是“神本性的丰盛”;还可以参看歌罗西书 1 19 节,
以弗所书 3 19 节“神所充满的”。由此可见,约翰福音前言的
道其实是神的转喻词,特别是指他的重要本质,比如他的生命、
他的光、他的真理等等,而这一切在整本约翰福音尤为突出。至
于道是“神体中的第二位格”,则根本找不到任何证明。
以弗所书 3 19 节(上文引用了最后一句话)的奇妙之处是,
我们也可以透过基督而被神的丰盛所充满,因为这节经文鼓励我
们说:“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
充满了你们。”
上文已经看见,圣经中生命与灵是如影相随的,不妨将约翰
福音 1 1 节的“道”换成“灵”怎么样?“太初有灵,灵与神
同在,灵就是神。”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因为尤其跟下来
的经文相合,“2 这灵太初与神同在。3 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
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4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
光。”如果有人就 3 节争辩说,灵并没有参与创造,那么不妨看一
看约伯记 33 4 节,“神的灵造(asah,正如创 1:26)我,
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
之所以着重看 logos 跟灵的平行关系,是要指出旧约绝对没有
说灵是雅伟以外的独立位格。如果将灵放在约翰福音 1 章里,读
起来也天衣无缝。即便将“在肉身显现”应用在灵身上,新约也
是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点的,因为新约也将神的灵称作“基督的灵”
或者“耶稣的灵”,如果不是灵在基督肉身显现,则如何解释“基
督的灵”、“耶稣的灵”呢?还有一句话是三位一体论者无法解释
的,这句话是基督说的:“我若不去,保惠师(灵)就不到你们这
里来”(约 16:7)。如果灵是第三个位格,则为什么基督在地上,
他就不能来呢?我在信奉三位一体的时候,就是无法找到一个满
意的解释。
虽然圣经从未说灵是一个独立的位格,但从新约的启示可见,
灵与神的关系就好比人的灵与人之间的关系:“因为圣灵参透万
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
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林前 2:10-11)。
所以这个问题——“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罗
11:34,还有林前 2:16;两处经文都引自赛 40:13)圣经的答案是,
神的灵知道神的意念,正如人的灵知道人的思想。难怪人能够“自
己省察”(林前 11:28),因为正如“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
事也参透了”(林前 2:10),人的灵也能够参透人的内心世界。
这也有助于我们明白创世记 1 26 节“我们要……造人”这
句话,不至于像以前那样错会了意思。之所以错会了意思,是因
为没能明白哥林多前书 2 10-11 节所启示的真理:神与神的灵
之间的关系。从这一真理可见,“我们”是指雅伟和他自己的灵,
雅伟是在和自己的灵商量。
同样,多少人明白人的灵与人本身的关系呢?在哥林多后书
12 2-3 节,保罗谈到了他的灵离开身体的经历:“或在身内,我
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
(原文是‘灵’)却在你们那里”(林前 5:3-4)。人里面有一个灵,
不同于人本身,但显然并不是与人分开的另一人。从哥林多前书
2 10-11 可见,神也是同样的情况,神里面有一个灵,就像人的
灵一样,在神里面行事,有时甚至可以说是灵自己在行事(参看
“雅伟的膀臂”,赛 51:9 等等),但灵并非神以外的独立位格。
根据圣经,就连神的灵也不是神以外的独立位格,然而三位
一体论竟能误导我们相信道是个独立的位格,叫做“子神”,真是
匪夷所思。不过也不足为奇,因为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
24:24,可 13:22)。

雅伟的同在与圣灵
诗篇 51 11 节:“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
收回你的圣灵。”
希伯来诗歌的平行原则就表明,这两句话是互相平行的,第
二句是在解释、补充第一句。“你的面”跟“你的圣灵”在字义上
是平行的,即是说,灵指的是雅伟特别的同在以及他的同在所带
来的神的素质,比如他的能力、智慧、话语等等。按照这种定义
来看那些出现“他的灵”一词的经文,意思就非常通畅了,而且
也有助于我们更准确地明白神的灵的意思。
这也更具体地解释了五旬节圣灵降临,跟“我就常与你们同
在”(太 28:20)这句应许之间的关系。耶稣应许说,他会与门徒
们同在(基督的灵就是神的灵),好帮助他们实现大使命。门徒们
在五旬节得到了能够实现大使命的能力,但神的能力不可能脱离
神的同在。之所以提到了神特别同在所带来的能力,是因为这个
刚刚诞生的小教会需要一颗定心丸,也需要能力,好实现交付他
们的使命。
我们已经从哥林多前书 2 10-11 节看见,圣灵之于神,就如
人的灵之于人;圣灵并非神以外的独立位格,正如我们的灵也不
是我们以外的另一人。被圣灵充满并不是被“第三位格”充满,
而是被雅伟的同在所充满。问题是,将灵称为“他”就给人一种
印象,似乎灵是与雅伟不同的另一位;然而圣经教导说,神的灵
是神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正如我们的灵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是我
们里面一个可以区分的要素。
圣经提到了神里面很多不同的要素(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权
且称之为要素),比如他的能力(“他的膀臂”或者“他的手”),
他的智慧,他的圣洁,他的爱等等,而这一切都透过他的道(Logos
体现了出来。我们不会看他的爱(还有其它要素等等)是与他不
同的“位格”,为什么偏偏觉得他的道就是他以外的另一个“位格”
呢?
灵:雅伟给信徒的恩赐
“什么是灵呢?”这个问题固然重要,但还有一个问题更重
要:灵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或者说灵对于我们的生命有何意义
呢?明白了以下几点,也就知道问题的答案了:
① 雅伟的灵是雅伟赐给信徒的恩赐,一旦领受了这个恩赐,
生命就会得到改变
② 灵是神给我们的印记(印记意味着信徒属于神,具有神的
权柄,做神的代表,是神的形像),也是来自神的凭据(林后 1:22
5:5)和保证(保证我们得到永生,保证神所承诺我们的一切应许)。
③ 透过灵,我们才能与主合一(林前 6:17)。
④ 这灵在我们里面(约 14:17),所以我们才是神的殿(林前
3:166:19;林后 6:16;弗 2:22;彼前 2:5)。
灵是雅伟神的灵,他将他的灵赐给我们,其实就是将自己赐
给了我们,好与我们同在,住在我们里面,使我们能够与他合一、
相交。而这种与神相交、合一的关系,就是基督徒生命活力的源
头。



① 关于以赛亚书 55 章 10 节(及以下):这是 logos 旧约出处的重要经文,
之所以被忽略了,显然是因为七十士译本将这节经文的希伯来字 dabar 翻译
成了 rhema),而不是 logosRhema 和 logos 是同义词,两个字都被用
来翻译 dabar,但 logos 是更常见的翻译(提供一些七十士译本〔包括次经〕
的出现频次:logos1239 次;rhema546 次)。但问题是,七十士译本在这
节经文用了 rhema,却没有用 logos,结果就将这节经文对于明白约翰福音 1
章 logos 的重要意义隐藏了起来。要是解经者留意一下希伯来经文,就不至
于忽略它了。



神的话就像从天而降的雨(赛 55:10),同样,神的灵也像从天而降的雨,
比较珥 2:23, 28-29。新约说到圣灵“浇灌”的经文,除了徒 2:33,还有 10:45
多 3:6。参看彼前 1:12:“从天上差来的圣灵”。

③ 诗篇 107 篇的详细解经见附录 9
约翰福音 1 章 1 节“道”的旧约根源

④ 又称 Jabneh(希腊文是 Jamnia),巴勒斯坦的一座古城,是今天以色列的
Yibna,位于特拉维夫南面约 24 公里。
⑤ 关于基督与律法,见附录 3

⑥ 关于旧约亚兰文译本,见附录 4

⑦ 这不是说耶稣这番话已经完全应验了;将来可能还会发生,因为“假基
督、假先知”会发现,现今世界的属灵景况最适宜他们活动、传道。

 参看“赐给”一词,徒 5:3210:45(“恩赐”),15:8;罗 5:5;帖前 4:8
参看“领受”一词,徒 2:38(“所赐的”),8:151710:47;约 7:38-39;罗
8:15;林前 2:12;加 3:2 等等。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版权所有 www.yahwehchina.com ©
联络:2971848014@qq.com(yhwhisonlyone@qq.com)